人生馬拉松——在馬丘比丘打卡之後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昨日引述滯留秘魯的港人消息,說他們已收到香港入境處電郵,表示政府正安排包機接載他們回港。早前譚文豪斥港府對秘魯港人「佛系營救」,又要求英美包機順道接載滯留港人。

  話說秘魯自三月十六日起因瘟疫肆虐,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關閉海、陸、空客運邊境,導致大量旅客滯留,當中包括八十六名在該地旅遊的港人。看了這則新聞,心生感慨,政府包機用的是庫房儲備,作為納稅人,為善救急之餘,也應監察錢是否用得其所。

  對小島來說,新冠肺炎不是今日才發生的新鮮事,一月下旬到現在,絕大部份香港人已乖乖宅在家達兩個多月了。偏偏有人無畏無懼往外跑,到馬丘比丘打卡,到利瑪探秘,然後出事了,回不了家,又來賴政府救援不力,到底錯的是誰?譚文豪助長的又是甚麼風氣?

  又或者,我們先看看求助者是甚麼態度?一名被困秘魯的港女在臉書如此留言:「入境處打電話給我時很坦白對我說沒甚麼可以幫忙,多謝,官方語言偽術香港人已見怪不怪……職員建議我找中國領事館,再次多_謝。說到中國領事館,因為我持有BNO,所以我聯絡了英國領事館,滯留港人中大部份都有聯絡中國領事館,有些人甚至驕傲地分享他們特以簡體字電郵給中領博取認同……在一邊大罵中國時又一邊對中領貓哭老鼠說自己是中國人的行為,我實在受不了也做不出,別忘了是誰令你有家歸不得。如果要我在滯留秘魯及中國包機送我到中國之中選擇,我會毫不猶豫留在秘魯……願眾人平安,疫情盡快平息,鬼國快點滅國。」

  姑勿論你今日的境況是否自找,國際準則,包機的對接單位是國家不是城市,香港沒有國家相助,秘魯憑甚麼跟你一個小城交易?做好心也要看人家領不領情,既然有人誓不認國,我們又何必自討沒趣呢!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