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60歲的手足

  多謝黃絲,到時到候總會搞一些新意思讓我們重新認識香港,之前教識我們上水有個地方叫「新屋嶺」,那是一個廢置的非法入境者扣留中心,最近又教曉我們原來北區有個特別墳場「沙嶺公墓」。

  如果不是一班黑衣人清明節浩浩蕩蕩去沙嶺公墓搞公祭,放下頭盔豬嘴花束零食,說要拜祭那些修例風波以來消失的手足,我都不知道,原來文錦渡附近、羅湖管制站旁邊的沙嶺,有這樣一個專門埋葬無人認領屍體的墳場。

  那裏的墓碑沒有名字,只有下葬年份:二〇一八, 二〇一九, 二〇二〇……想像空間愈多,創作空間也愈大,於是一班黑衣人相信,黃土下不知名的亡靈,就是消失的手足。

  也難怪,太子站的靈堂拜了半年,新鮮感已失,是時候要弄點新意思。無名公墓無名無姓又有詭異氣氛,用來創作鬼故事是最好的場景。

  其實如果用用腦、花花時間查證,你會發現,原來一具無人認領的屍體,並非隨隨便便就可以躺進沙嶺公墓。先要警方到相關住址追查,再提取指紋、掌紋、DNA樣本及身上衣物資料作存檔,再由警方聯絡其近親,政府法醫也會進行驗屍確定死因,遺體存放一個月仍無人認領,入境處就會批出死亡證,殮房便通知食環署決定土葬或火葬。

  所以,躺在沙嶺公墓的亡靈都經過一連串嚴謹程序處理,而不是黃絲想像中的亂葬崗。最可笑是,食環署公佈二〇一九年六月至二〇二〇年三月,香港共有二百六十七具無人認領屍體葬於沙嶺公墓,當中二百多人是六十歲以上,七個為初生嬰兒,四十歲以下的死者,是零個。

  大家都說來拜祭黃土下的手足?六十歲的手足?還是想像的手足?

  提醒一句,公墓埋的都是有憾的死者,你們來打擾,未必拜到想拜的亡靈,卻可能惹來不想附上的寃魂,有些遊戲,不該玩,也玩不起。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