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慢性恐襲

  感謝一哥,終於為社會的話語權邁出一大步。

  大半年前,香港面對瘋狂的打砸搶燒,面對利器鏹水汽油彈,面對一幕幕對平民百姓的無差別襲擊,特首及一眾政府官員依然戰戰兢兢地稱之為「社會運動」、「示威者」、「警民衝突」,連一個「暴」字都不敢說。直至新一哥上任,警務處每天的記者會開始直斥這些是「暴徒」,直指這些是「暴行」,甚至一次又一次把記者「警民衝突」的問題更正為「襲警」或「暴亂」。

  昨天,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在「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更把黑色暴亂升級為「本土恐怖主義」:「恐怖活動原來距離我們不遠,面對『本土恐怖主義』威脅,我們會提升應對準備……針對極端暴力行為,我們會與律政司研究引用《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作出檢控的可能性。」

  黑衣人,恭喜了,你們不但由示威者進化為暴徒,更升級至恐怖分子了。

  一哥可不是無的放矢,如果把這幾個月警方破獲的武器庫來看,包括幾款世界恐怖分子常用的土製炸彈、火藥、遙控裝置、2.6噸的化學品、炸彈實驗室、AR15步槍、過千發子彈……足以策動多場城市恐怖襲擊了。其實在一些公共設施或主要交通要道,如明愛醫院、深圳灣口岸及羅湖火車站早已曾發生過炸彈爆炸案,只因無人受傷,才被傳媒輕輕帶過。

  七年的昨天,兩兄弟用兩個壓力煲自製土製炸彈在美國波士頓馬拉松策劃了一場襲擊,導致三死、百多人受傷,當時未有組織承認責任,兇手身份動機亦未明。但美國聯邦調查局已把其中一名疑犯擊斃,另一疑犯被判死刑,而全世界都稱這案子為恐怖襲擊。

  對比之下,香港大半年來大量人命傷亡及城市損失,已明確有組織承認責任,亦講到明是為了政治,按國際對「恐怖主義」的定義:「為了達成宗教,政治或其他意識形態上的目的而故意攻擊平民或將他們的安危置之不理、有意製造恐慌的暴力行為就是恐怖主義」,香港大半年的黑暴,徹頭徹尾就是一場慢性恐襲了。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