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等一個強人

  從前民間戲曲有老百姓擊鼓鳴寃找包青天伸張正義,後來有紀實電影《秋菊打官司》講山區村民的上訪故事。世界從來如是,有些人遇事容易氣餒跪低,也有些人天性強悍誓要把不平事告到天腳底。

  這天,大家在轉傳一個連結,那是國務院港澳辦公室的公共信箱(http://www.hmo.gov.cn/mobile/ggxx_491/),連結下面附上朋友加上的一段解說:「以後大家要舉報黑暴黃絲、廢官懶政,可直接電郵港澳辦,一定有效過向任何政治機構投訴。」

  可憐的香港人,看到一個電郵已彷彿找到上訪缺口,證明這些年大家對政府的懶政、對法院的失望已去到甚麼地步,就是老百姓對現存所有權力機構再沒有申訴的幻想。

  猶記得中央任命駱惠寧為新中聯辦主任那一刻,大家都歡呼鼓掌,期待新人事新風格新面貌。我問朋友:你認識駱主任嗎?十居其十不認識,大家說,不認識就是希望。整個社會,彷彿在等一個強人、等一種強勢、等一份決心,去犁庭掃穴。

  就看一個現例警務處,同一隊人、同樣裝備、相同制度,只是換了一個帥,一切都不一樣,啞忍的警隊從此變得生龍活虎、氣勢如虹。

  老實說,香港市民對違法的行為、對四散的歪理,投訴已經無望,就以香港電台為例,警務處長送出的不止是兩封投訴信,還是一個政府部門首長兩度開聲向另一個政府部門首長作出的強烈控訴,但這個電台、這個處長、這班製作人,竟然可以依然故我,回覆都費事。這種態度,如果遇事的是小市民,可想而知,是多麼絕望的一種投訴無門。

  說回港澳辦那個公共信箱,對有冤無路訴的香港人來說,就像一個救生圈。二十三年的放任,我們一直追求自由自治,今日忽然驚覺,原來有人管、有人理,才叫幸福。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