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給無知者一個重生機會

  一直有人問:香港現在黃、藍撕裂得誓不兩立,該怎算好?儘管那個二百萬遊行數字有大量水份,但保守估計黃絲黑暴的支持者也起碼有一百萬,面對社會上有一百萬壞腦的人,該如何是好?

  一個月前,我在警察總部訪問了警務處副處長郭蔭庶先生,他說了一個解救方法:香港的政治光譜不應以黃藍來分,這種二分法永遠讓大家壁壘分明騎虎難下,我們應該將香港人分成賣國和不賣國,把別有用心的壞人和一腔熱血的憤怒市民區分出來,只要你不做賣國賊,不觸碰叛國紅線,你仍然可以批評政府,你仍然可以遊行集會。今天國家給我們來一個《港區國安法》,主要針對四類行為:分裂國家、恐怖活動、顛覆國家政權、外部勢力干預。只要跟上述四項無關,我想不到好人好姐會有甚麼害怕的理由。

  那天我看到記者訪問一個遊行人士,他的恐懼讓人發笑:「今日不出來,將來在街上說句『小熊維尼』都會被人拉!」對他的無知,我只能寄予深切同情。英國首相約翰遜對《港區國安法》的即將實施如是說:「如中國續施壓,英國將給予持BNO護照港人居英權。」感謝英揆,當我們正對那百多萬壞腦的人苦無對策時,你為他們提供出路,也為我們解決社會上暴徒潛藏的隱憂。

  反對派對英揆的反應很覺鼓舞,當然也是因為他們的無知。稍有看過新聞,都知道當日英國人的脫歐公投,就是害怕敍利亞等戰亂國家的移民湧入。連人道主義的拯救都不願參與,英國紳士會大量收留香港的暴亂犯?更何況英國一早已有《叛逆重罪法》、《外國人限制修改法》及《謀反叛國法》等三條國安法,證明英國人抓國家安全抓得比香港還要緊。所以,《港區國安法》其實是給黃絲一條最好的下台階,讓你們跟賣國賊劃清界線,然後有機會重新做人。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