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亡史之路

  開始明白秦始皇為甚麼焚書坑儒。

  如果,當年秦始皇面對的是今日香港的教科書、參考書、考試試題,問你國家被侵略、百姓被殺戮的那段日子是利多於弊?我想,焚書是無可厚非的。

  又如果,當年秦始皇面對的書生是葉建源、戴耀廷,或者高呼「黑警死全家」的教育工作者,我想,坑儒是可以理解的。

  那天,考評局公佈他們對DSE歷史科那道「1900-19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試題的抽查結果,發現有接近四成考生答「利多於弊」。於是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歡天喜地說,有近六成考生答「弊多於利」,證明大部份考生沒被引導。

  日本侵華對中國利多於弊?我覺得贊同者一成都嫌多。如果要看香港學生被教成甚麼模樣,公開所有考生對這題的答法是最好的參考資料。更需要公開的,是此試題的官方答案及評分準則,讓大家知道香港教育爛到甚麼程度?

  曾經看過一張驚人照片,那是日治時期日軍在一次大屠殺後,與過百台灣人的人頭合照。我這才知道,原來在一八九五至一九四五年的日治期間,台灣有整整五分一人口被殺,本來三百萬人的寶島,被日軍足足殺掉六十萬。

  但今日去台灣,你會發現那裏充斥着一種對日治的緬懷和感恩,情況跟今日香港類同,好多人都在眷戀殖民地。究其原因,就在教育。

  舉個例,台灣高一歷史課本有這麼一章:《殖民地下台灣的經濟發展》,主題當然是對殖民者的正面歌頌,再細看文字,原來裏面一律稱日本做「母國」。還有國小六年級的社會課本,有一章直接叫做《東瀛來的統治者》,很浪漫地述說甲午戰爭後,東瀛就來了一班人,統治台灣。彷彿,打完仗,就來了人,就變了天,對侵略行為、不平等條約完全淡化。近年在蔡英文力推下,更把太陽花運動寫進了台灣史冊。

  欲滅其國,先亡其史。台灣已走進亡史之路,香港也要跟隨嗎?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