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白屋的黑歷史

  因為「國安法」三個字,香港反對派又開始玩恐懼遊戲了。我倒想起,一段真正應該恐懼的過去。

  今天開車經過域多利道,你會看到一所白牆配以玻璃的亮麗建築物映入眼簾,它的名字叫「芝加哥大學布思商學院」,那是美國著名私立學府芝加哥大學的香港分校。被粉飾成西方高等學府之前,它有另一個名字,叫「摩星嶺白屋」,那是殖民地年代關押政治犯的地方,內裏盛載的是一段段不為人知的黑歷史。

  一年前我和一班傳媒前輩到訪白屋,參觀那天,剛巧碰到黃之鋒搖着小旗帶領一班「信眾」遊歷,我不知他是不是拿自己坐牢幾個月的經驗來做導賞,但懂得來白屋,證明黃之鋒一定明白自己絕對是身在福中。

  芝大是一項歷史活化工程,它的校舍和昔日的「白屋」扣押中心融成一體。昔日囚禁政治犯的監獄,部份改建為班房,其他如探視室、皇家陸軍駐守槍口位置等則保留作為文物展示,現場亦附設摩星嶺遺址歷史簡介。

  死物讓人穿越時光隧道體會昔日苦澀,但都不及聽真人演繹顫腦寒心。

  最近跟一位曾在當年政治部工作多年的退休警察聊天,聽他說白屋故事,我覺得今日的孩子連坐牢都幸福過人。

  朋友曾在白屋負責審問政治犯,他說,每次審問四、五小時,就會再換另一批人進行車輪式審問,每個進去的人,都會把手錶調校,譬如明明是下午三點,他們會調到十二點半,目的是擾亂被審問者的時空。經過幾日幾夜盤問後,被囚者已經不知何月何日,不知人間何世。

  連日子都不讓你數算,當年英國人對待政治犯,又豈只是被消失那麼簡單?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