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遲來了一年的曙光

  這兩星期,我們的政府像吃了一劑偉哥,忽然勇猛。

  前幾日理工大學校園出現兩個暴徒雕塑:一身gear加頭盔豬嘴等裝備,還舉着一支寫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黑旗。當大家在擔心暴徒又再現身理大,誰知,不消半日,兩個非裔保安已迅速把石膏像摧毀、移走及丟棄,而拍攝保安清走暴徒像的「理大電台」,整個過程,只敢遠遠躲在樓上直播。

  換作從前,這些圖騰大概半年都沒人敢動,看看中大那個藝術水準低劣的所謂民主女神像,還有港大那堆醜陋不堪的國殤之柱,一擺,就是一世,即使與環境完全不匹配,即使奇醜無比,就是無人敢動。還有各大學裏的港獨標語,誰撕,誰就會立即被起底私了。

  但這天,理工的暴徒石膏像只豎立半天就被砸,學生竟半聲不哼,連走上前擋擋保安做場保護戰的膽量都沒有了。

  原來,這些事,校規是管得了的,管理層是硬得來的,只是過去一直懶得動,少做少錯,不做不錯。直至今天阿爺發火,大家才發覺事態嚴重,才急急出手做回份內事。

  連教育局都開腔了,過去連譴責都不敢的高官,今天竟然夠膽反對學生罷課,教育局長楊潤雄更高調譴責學生不應做無謂的事,甚至指示學校:「若老師罷課屬紀律問題,學校應根據僱傭條例跟進。」教育局還決定在新學年加插新入職教師培育課程,包括必修「教師專業身份—角色、價值觀及操守」及「國家及國際教育發展」。

  公務員事務局亦開腔,對欲搞罷工的公務員作出提醒及警告。那天,港台的副處長請辭了,廣播處長梁家榮說明年約滿不再續,當然約滿酬金還是要照拿。

  這一連串硬動作,方向是對的,可惜,做遲了整整一年。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