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暴徒像與黃老闆

  連鎖童裝店Chickeeduck昨日在荃灣愉景新城商場分店擺放了個兩米高的暴徒像,成功於淡市中殺出重圍,得到一次免費宣傳,連帶名不經傳的老闆周小龍也半日之內成了網紅,黃的讚、藍的罵,內地淘寶更即時把此品牌的童裝下架,周老闆求仁得仁,不費吹灰便登上黃色經濟圈名店榜,當然同一時間也自絕於內地十四億的大市場。

  一個人忽然高調,總是有原因的。

  這個周小龍,三十多年前曾是廣告公司紅人,後來去了G2000當市場總監,又做過Esprit亞太部營運總監(COO)、二十年前成為童裝Chickeeduck百分百持有人,開了十四間分店,遍佈香港主要大商場。他坦承,公司有百多個員工,九成都是黃的。

  周小龍認為代表業界的立法會議員不能代表他,於是他公開向記者表示,不排除會參選立法會,甚至要在港島區直選。

  今日的選舉遊戲,再不是在社區內深耕細作,最緊要有一記平地一聲雷的行動,有個人人記得的畫面,就已經事半功倍。別忘了,這個人是做廣告出身的。

  也許讀者會說,你寫他,豈非正中下懷幫他宣傳?其實,暴徒像、Chickeeduck、黃店老闆的形象已成功建立,他目的已達到。我反而想讓大家了解一下,這種被黑暴拖累業務的生意人,到底是怎樣為黑暴說項?

  在訪問中,周小龍說:「示威者的暴力都是兜口兜面跟你解決,而非陰陰濕氣濕在背後搞你。」原來,兜口兜面把你打到頭破血流,是為你好,無話可說了。

  「你覺得中共可以好似英國美國那樣公正地用國家安全法?那你發緊夢囉!」也許,周小龍沒聽這斯諾登的故事,還是,他看得太多007?一個如此見多識廣的生意人,腦筋眼界竟比市井小民還要狹窄,香港人的沉淪,原來真是無分貧富學歷識見的。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