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教者的勇氣

  英華書院日前有逾五十個學生在學校操場唱港獨歌、叫港獨口號,清清楚楚被拍到學生叫囂的那句:「香港獨立,唯一出路」。事後,校長鄭鈞傑只評價學生行為「絕對不理想」,有沒有懲處?怎樣懲處?隻字不提。倒是鄭校長公開出了封信,說自己一家人早有移民加拿大之意,正好趁此時機公佈,其實他已請辭,明年將遠赴他鄉。

  對於校長去向,我們沒興趣知,更何況,已請辭並不能成為校長不為作的藉口。五十幾個學生在你管轄下的學校公然搞港獨,當中還有老師參與謀劃的影子,作為一校之長,十幾廿萬一個月,背負着家長的託付、社會的期許、二百年的校譽,面對學生錯得離譜的行為,卻連直斥其非都不敢,只迂迴委婉說句「絕不理想」,這是甚麼樣的教育工作者?這是何種知識份子風骨?

  不敢直言人家醜,你才會用「不算美」來形容;不敢直言犯錯,你才會用「不理想」來敷衍。教育敗類不止是教壞人和懶政,看到孩子有錯不提醒不阻止,也是教者的一種罪孽。

  五十個學生如果不受懲處,就是縱容,就是養奸。當中的帶頭人如果不開除或停學,學生不會明白事態有多嚴重,好快,就會有下一個五十人、甚至一百人的港獨挑戰。

  英華是名校,是二百年老字號,年年都是幾千人搶百來個學位,能考進來的,是怎樣打崩頭,大家心知肚明。為了一首歌一句口號丟掉一個珍貴學位,我想,沒多少家長及學生願意冒險。問題是,心早已飛往加拿大的鄭校長,到底還有沒有殺一儆百的勇氣?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