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廢老

  一覺醒來,手機傳來一萬大元已存入戶口的訊息,竟然有點無名感動。由細到大,從沒依賴過政府,這算是第一次收到來自庫房的最大筆「着數」。

  小時候住在唐樓四樓,每天上上落落十來次,從不覺累,從無怨言。我的願望很卑微,只是希望有個自己有房間。記憶中的暑假,都是做暑期工,不像今天的孩子,每個長假期都是外遊日。直至上了大學,一人做四份兼職,交完學費還可以有餘錢暑假去窮遊。拿著五百蚊去四川,拿著一千蚊遊絲路,三千元已經可以在日本玩一個月,現在回想,都覺不可思議。

  我們這代人大部份都比較蠢,不懂投訴不懂抱怨,只會咬實牙關努力工作食自己。大學畢業後做的每一份工作,都拿一半月薪給爸媽做家用,奇怪,竟然一直有剩錢儲蓄。

  結婚後與另一半儲錢買樓,先是選擇當年最山卡啦、樓價較平的屯門,慢慢再樓換樓,儲夠錢,在銀行贖了樓,朋友都笑我們傻瓜,有錢應拿去投資。我說,我的願望很卑微,有自己的屋,不用供樓交租,從此賺錢吃喝穿和養架車,偶然去去旅行,已心滿意足。

  這種人,後來發現,被社會形容為一條「鹹魚」,近年更直接叫做「廢老」。

  老實說,我至今仍不明白我們到底「廢」在哪裏?我們看世界很簡單,盡量解決問題,而不是製造問題。我記得,當年老闆黎智英有句名言:「唔好同我講你有十個理由點解做唔到,我嘅要求只得一個字:做!」奇怪,今日的肥佬黎卻為年輕人找出一千個理由,叫他們不好好做事、不好好做人。

  我們的精采人生,是活得安樂,不但是生活條件的安樂,還要心無愧疚那種安樂。我們從不眼紅拿社會福利的人,因為我們知道,不用政府養其實是一種福份。

  今天,第一次從政府手上拿到大恩惠,作為一個小中產,真心感動。如果這叫「廢」,我甘願廢下去。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