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是誰讓瘟重臨?

  朋友傳來抗疫笑話,原來中英文都絕妙:

  「隔離,人權沒了;不隔離,人全沒了。Quarantine, no Human Right, no quarantine, no human left. 隔離, I see you. 不隔離, ICU.」

  雖是笑話,但這幾個月的經驗告訴我們,阻止新冠肺炎在社區蔓延,隔離很重要。一直有許多人說香港防疫工夫做得不錯,我覺得,看你跟誰比?如果你跟美國的無掩雞籠比,香港防疫簡直好到加零一;但你跟內地比,香港疫情能受控,全仗香港人怕死的性格成全。

  單是檢疫隔離制度,就是一個大漏洞。內地所有入境人士一下飛機完成檢疫程序後,一律被送到指定酒店隔離,香港呢?拿點樣本、記下資料、戴上手帶就回家去,沿途自己搭公車,靠個人自律家居隔離十四日。當中,家人可照常活動,都不計那些不聽話剪掉手帶落街蹓躂的,單是你隔離、同住家人沒隔離這回事上,就已經讓這隔離機制失效。

  至於限聚令,也是得把口。沒錯,我們小市民總是很乖很聽話很守規矩,但黑暴黃絲從來都是睬你都傻,一次又一次違反限聚令的聚集,由六四到七一,還有前兩天的選舉初選,多次大規模的人潮聚集,瘟疫重臨,是意料中事。

  香港昨日新增五十二宗新冠肺炎個案了,這陣子新症數字的攀升,明明是在反對派一次又一次大型遊行集會之後發生的,然而,從沒有官員敢直言問題所在,反而不斷重複是食肆的錯、是飯敍的錯、是社交距離的錯,然後要全港飲食業首當其衝為他們作的孽承擔後果。

  為甚麼沒有人把這幾星期反對派的大型活動時間表跟疫情上升數字做一個對比?為甚麼衛生署的病者追蹤沒有一欄是染病者有否出席遊行集會投票等大型活動?為甚麼疫情重臨引致停課停學、小商戶又進入寒冬時,沒有人說:一日最衰反對派?惡,真的可以橫行;對惡人,大家連指責都不敢。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