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一束提子一把米

  不時不食,七、八月最好吃葡萄,近年香港人興起吃香印提子,一時間每街水果店都是飽滿圓潤的青提。

  來自日本的香印好貴,一棵小小賣三、四百,不是人人吃得起。沒想到原來香港也有土產香印,近在咫尺,就在元朗,不用飛機空運,價錢便宜一大截,但品質跟日本來的不相伯仲。

  偷得浮生半日閒,這天來到元朗大棠有機生態園,摘提子、賞稻田,原來香港仍有人種米,這邊種的是絲苗,那邊種的是珍珠米,粒粒皆辛苦一定要親眼看到才能感受的。

  近年香港時興「本土」二字,本土是甚麼?其實這裏的新界人就是最正宗的香港本土。園主說,絲苗米本來就是元朗的本地米,這裏宋朝開始已有氏族南來生活,他們以務農為生,盛產稻米,當地生產的「元朗絲苗米」,入口軟滑有飯香,明清時期更是上繳給皇帝作貢米。

  五十年代是元朗絲苗米的全盛時期,不但內銷,更賣至東南亞、舊金山、葡萄牙。那年代,香港米業一片興旺,元朗錦田、天水圍一帶都滿佈米田。後來耕種式微,本地稻米於九十年代一度跌至零產量,現時新界米場只剩下寥寥可數的幾間,這裏是碩果僅存的一家。

  此處除了山泉水香印、大棠絲苗,還有新鮮鳳梨酥。園主梁福元是典型新界人,常把「士族」、「鄉村」掛嘴邊,他們要吃甚麼就種甚麼,菠蘿是自家種的,鳳梨酥是用新鮮菠蘿肉手作的,平時我們看到的秋葵是一條條,這裏的秋葵卻是一棵棵。園主養的龜拉了糞就用來做肥料,人與生物與土地完全是一個循環關係。

  一束提子一把米,真正愛土地的人不用舉牌吶喊,行動就是最好證明。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