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沒畫出腸的公仔

  兩封匿名信,揭示了一個司法大黑洞。

  網紅冼師傅近日在節目中展示兩封來自法官的匿名信,揭示司法機構於七月三日舉辦了一個名為「司法公正及公眾信心」講座,不但強制性規定裁判官參加,而且講座沒如往常一樣錄影及上載到司法機構的內聯網。講座由高院法官黃崇厚主持,首席大法官馬道立及候任首席大法官張舉能列席。席間黃崇厚叮囑裁判官「要想清楚才可定被告罪」、「不要罵辯方律師及隨意批評被告」,感覺就是一個判刑指示及警告。

  果然,七月三日以後,許多牽涉黑暴的判案,都見到法官質疑執法者、讚美暴徒、最後輕判甚至放生罪犯,跟七月三日會議的判刑指引,不謀而合。

  此事引起大眾極度關注,香港素以司法公正稱著,如果,兩位現任及候任首席大法官都首肯這種暗示式司法干預,所謂「司法公正及公眾信心」就真的蕩然無存了。

  唸過法律的人都說,「司法公正」是法律學院一年級的基礎課,做到法官了,還要特別強制重上一年級的課,是不是有點無私顯見私?無論講者用的是甚麼語言偽術,但不少出席者都得出同一訊息,就是:你哋判案醒定啲呀!畫公仔雖沒畫出腸,但大家成年人,聰明人,你懂的。

  對於為甚麼要向法官下此訊息?為甚麼不肯公開講座錄影內容?首席大法官馬道立在記者追訪下,一言不發。那未來的張舉能大法官呢?主講的黃崇厚法官呢?你們能出來釋大眾疑團嗎?當司法行為讓市民質疑了,立法會議員是否可以運用權力及特權法來查證?特首能否運用行政權力來問訊?大家近日在拗香港不是三權分立,而是三權分工、互相制衡、行政主導,這事件,正好用來做個明證了。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