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遺忘在高雄的無名氏

  當這邊廂,一班家屬在譴責政府置十二個被困在深圳鹽田看守所的香港逃犯於不顧的時候,我們該慶幸,至少大家知道誰家子女被逮捕?囚在哪裏?健康無恙?

  昨天,台灣行政院長蘇貞昌回應五名港人涉嫌偷渡被扣押在高雄一事,蘇院長以一句「無法透露個案情況」作結。即是說,這五個香港人連姓甚名誰?被囚禁在哪裏?我們都一無所知。

  八月底,台灣《中國時報》報道了一宗新聞,說有五名香港黑暴人士在七月中旬偷渡往台灣途中,因船隻中途無油,漂流到東沙群島,被台灣海警截獲,五人被送到高雄監禁。因為台灣官方下了封口令,禁止消息外流,故大家對此事一無所知。

  事發了兩個月,即是說,這五人被幽禁了兩個月,有五個家庭跟家人失聯了兩個月,直至上星期,事件才被一位協助他們偷渡的台灣記者鍾聖雄公開。

  鍾聖雄說:「五人被扣在陸委會手上」、「連律師都見不到」、「沒人知道他們是否安好、過得如何、有沒有想說的話?」、「他們過得比其他偷渡者還慘,連律師都見不到」……

  咦,奇怪,涂謹申、朱凱廸既然幫十二個被內地海警捉拿的逃犯鳴寃,怎麼能漏掉囚在高雄那五個?在內地被捕的是手足,難道在台灣人手上的就不是手足嗎?你們怎能厚此薄彼?

    鍾聖雄甚至語重心長說:「台灣真的幫不了,也不是那麼想幫你們……偷渡台灣的水路已完全行不通,六月起香港水域增加了大量巡邏人力,許多地點新增了航拍機,防不勝防……我非常過意不去……不要再來台灣了……」

  咦,蔡英文之前不是張開手臂迎接甚麼「香港抗爭者」的嗎?人真的來了,你們卻忽然縮沙,還秘密囚禁滅聲?而香港的議員們,竟連眼尾都不看他們一眼。一群失去利用價值的手足,就這樣被遺忘在高雄的黑獄裏。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