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冷飯盒

  我是一個警察,因為個人原因要到澳門去,無可避免地接受十四日隔離。

  好多朋友已預言,在酒店隔離比坐牢更難受,悶到抽筋,度日如年,三餐飯盒又凍又難食,所以一定要有心理準備,不妨帶備電煲煮公仔麵,或者搜集附近食肆資料叫外賣。

  不經不覺住了十天,數一數已吃了三十個飯盒。飯菜送到房間時,確實已涼了,但我覺得沒問題。不斷有人問我要不要補給?我說不用了,他們驚訝,因為我是第一個說酒店食物沒問題的隔離者。

  每次有員工來收垃圾,我都會在垃圾袋上留張紙條:「辛苦了,謝謝你們!」因為我明白,即使好微小的位置,都是整場抗疫戰中不可或缺的崗位。

  隔離的日子,一點也不悶,時間過得好快,轉眼又一日。也許,過去的歲月太忙碌,一日十幾廿個鐘,有返工冇放工,好久沒試過,乜都唔使做,坐定定喺度。

  回想過去十幾年,每逢大型事件出勤,我們都是吃飯盒,因為我是帶隊的,習慣讓同事先挑選,人人吃完、吃飽、夠數,我最後才吃,所以每次都是吃被揀剩的款式,攤得太久,飯盒必定是凍的,但我總食得滋味,因為餓嘛!

  久而久之,煉出一種吃冷飯盒的修為。我愛吃珍饈百味,我也能忍受冷飯盒,因為我們是紀律部隊,配合安排,不抱怨,才是專業。

  去年冬至,正在打暴動的日子,人們一家團聚,我們街頭當值,這夜,處長特別安排了熱騰騰燉湯給前線同事,捧着那碗熱湯,溫度透過掌心,暖上心頭。從前大家聽太多伙食怨言:「都唔係人食,叫42樓(指警隊高層)自己試吓食……」新一哥上場後,生肉冷飯,不聞久矣。

  感謝這十四天隔離,啖着冷飯盒,竟然一點不覺苦,反而吃出一幕幕與同袍共戰鬥的溫暖回憶。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