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還記得她嗎?

  問大家一個問題,我相信絕少人能即時作答,就用看這篇文章的幾分鐘時間,讓大家想想。

  問題是:修訂逃犯條例事件的起源,是源於一宗港人在台灣的殺人案,大家可記得,被殘殺肢解的受害人叫甚麼名字嗎?

  一、二、三、四、五……十……二十……三十……時間一秒一秒過去,想到嗎?醒起嗎?

  香港新聞太多,香港人生活節奏太快,多大的新聞,一轉眼就會被新事物蓋過、遺忘,這宗兇殺案也不例外。那天,跟幾個傳媒人說起這案子,大家說得出殺人犯陳同佳,卻記不起慘死的受害人姓甚名誰。

  因為這世界的黑白已顛倒,正如大家牢牢地記住跟黑暴沒半點關係的自殺死者陳彥霖,記住失足墮樓的周梓樂,甚至記住那十二個通緝犯李宇軒、鄭子豪。沒死人的太子站設靈一整年,悼念不存在的死者;反而逃犯條例第一個真死者,死得很寃,死得很慘,死無全屍,卻從沒有人衷心慰問,沒有人為她獻過一束花點過一炷香。逃犯條例為死去女子找回公道的初心,早已煙消雲散。

  農曆七月過了,鬼門關閂了,但我相信,寃魂太寃不會心息,它會繼續拍打一個又一個後尾枕,讓反對派借死者名義搞的顏色革命,會漸漸被大眾看清真像。

  那天,楊岳橋說:「如果民主派撤出議會,建制派就能以權力及特權法來查修例風波,包括612基金的資金來源……」好明顯,楊岳橋是給鬼拍後尾枕才脫了口說了這種話。為甚麼他會擔心612基金被查?是否此地無銀三百両?賊佬眼尾偷看的位置,通常就是贓物藏身地。國安署注意了,他們已露出軟肋。

  最後,揭曉答案,那死者叫潘曉穎,請問,有多少人一問就記得她?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