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第一個跳崖者

  中大、浸大、樹仁和珠海,向來是培訓香港新聞工作者的搖籃,中文大學於一九六五年首辦新聞系課程,之後珠海、浸會緊隨其後設立新聞系,這學科甚至成為兩所學院的品牌學系。

  然而,品牌也有墜落時,有五十二年歷史的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本來是珠海的王牌學科,然而,今年收生人數卻急跌,三個課程合計新生人數僅錄得單位數,當中「新聞及傳播(榮譽)文學士」及「廣告及企業傳播(榮譽)文學士」兩個課程更罕有地「零收生」。

  教協會長馮偉華認為,中學畢業生數目下降,導致自資學位供過於求,而私立大專院校樹仁大學及恒生大學也提供同類的新聞系課程,對比之下,未能升格為大學的珠海學院自然輸蝕了點。

  我覺得,這只是表面原因,說穿了,還不是教協、記協及你們那些黑暴黃絲攬炒的下場吧?

  你們不是一直提倡攬炒嗎?攬炒就是政府冧檔、店舖執笠、商人撤資、學校關門、打工仔無工開、大學沒人讀……我們的社會,現正一步一步走近你們的願景。

  其實,珠海學院老牌學系的零收生是有跡可尋的,當十二歲少年穿著黃背心架着相機在暴亂現場大大聲說自己是記者的時候,記協及一眾新聞從業員沒有出來聲討,默認甚至做特輯歌頌這十二歲小記者的「英勇」行為,就是新聞學位蓋棺收檔的時刻。

  十二歲是記者、智障殘障都是記者、精神病都可以做記者,那大學新聞系一紙證書,還有用嗎?還值錢嗎?

  反對派說,要抱著大家去跳崖,暴動現場的黑記假記,正是抱著大學新聞系跳崖攬炒的一例,我相信,珠海學院的零收生只是個開始,跳崖故事將陸續有來。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