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一個「難」字

  考第一的人,不會喜歡被爬頭,所以,當看到特首林鄭月娥在接受《深圳衛視》專訪時說,不介意深圳GDP超越香港,大家實在錯愕,全港報章立即以作為大標題。

  中國人有句老話叫「知恥近乎勇」,不知恥,即是連最後的勇氣也沒有了。

  雖然我們的學霸特首曾多次強調自己唸書時年年考第一,甚至是那種考第二都會哭的人,今天,竟然說不介意輸給深圳,作為市民的我們,真的氣餒,她連跌倒爬起、再急起直追的鬥志都沒有了。

  記得林鄭曾在一次演說中表明自己不會選特首,當時她說了一名句:「官到無求膽自大」,嚴厲批評反對派「泛政治化」,這金句,為她贏取大眾不少掌聲。

  後來,形勢有變,她參選了,還當選了,「好打得」的大膽形象,在一次又一次的社會考驗中漸漸消退。後來我們才明白,這金句的反面意思,其實就是「官若有求膽變小」。今天,她連爭第一的勇猛都沒有了。

  林鄭在專訪還說,在內地說做事就做到,但在香港要迎難而上、排除萬難才能做到一件事。

  治港是難,但有特首說得那麼難嗎?就舉防疫做例。十一國慶長假期後,山東的青島忽然發現六宗新冠病例,防疫警號立即響起,青島當晚就連夜趕做全民核酸檢測,三天之內,已為全市六百多萬人口完成檢驗並得出全陰性結果,各省市亦同時追蹤曾到過青島的人口,成功阻截所有傳播鏈。

  然而,同在一個中國的香港卻繼續佛系抗疫,檢測一百八十萬人發現三十二個案就叫成功達標,達甚麼標?這數字其實反映了:五百七十萬沒檢測的人中有超過一百名感染者正在香港游走,這結果讓香港與內地通關無期。

  那是政治嗎?對不起,那是決心,一個當權者失了管治的信心和決心,眼中所有事都只剩一個「難」字。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