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消失的指揮部

  看警匪片,舉凡出現劫持人質事件,總會看到有個最高統帥在指揮車或指揮中內,統籌各部門工作,譬如飛虎隊負責候命拯救,交通部負責截車封路,情報組繼續搜集消息,救護車準備接載傷者,屋宇署專家提供大廈結構圖……

  雖說是戲,但也是事實。就以二〇〇五年香港舉行的世貿部長級會議為例,當時一眾韓農來港抗議並演變成騷亂,當時政府就有一個由工商局常秘俞宗怡、保安局長李少光及警隊一哥李明逵統領的跨部門應變中心,處理所有統籌佈陣、調兵遣將、新聞發佈、資源互配等安排。

  所以,由去年黑暴到今年疫情,有一件事最讓公眾大惑不解,就是:我們的指揮部哪裏去了?

  說的,是指揮部,一個緊急應變部門,不是一個指揮。一個人任憑你幾打得,都不可能精通天文地理醫卜星相。

  之前有記者問袁國勇教授為甚麼明知麗晶花園是疫區,但仍不隔離不封樓?他說,一時之間到哪裏找地方隔離這麼多人?食飯怎安排?運輸怎處理?

  就是了,一個醫生怎會懂通渠問題、食飯問題、交通問題?所以疫潮下,正正需要一個結合不同部門的緊急作戰中心,譬如康文署房屋署提供可用臨時居所、食環署連同飲食業負責解決禁足居民的三餐及垃圾處置、運輸署聯絡沒工開的校巴承包做運輸物流、警務處扛起隔離中心的封鎖線及人流出入控制、社會福利署介入為隔離者解困解憂、新聞處統一資訊發放杜絕謠言……作戰中心由特首或由她委派一指揮統領,各司其職,才能發揮各部門所長。

  由黑暴等到疫潮,這個作戰指揮中心依然影蹤杳杳。拖了一年,政府就只有一個唸社工的特首加四個醫生組成的團隊,來決定我們七百萬人悲苦的命運。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