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篤灰與舉報

  黃絲最擅長造字作句創口號,去年黑暴期間就創作了一個「不篤灰、不割席」的盟誓,大家說着說着,成了潮語。

  去年十一月,有學校老師發現有學生於校園範圍內藏有不明化學品,於是主動通報消防及警方,並立即停課疏散蒐證,最後警方以涉嫌管有炸藥拘捕兩名該校學生。翌日,黃媒大字標題說:「校長篤灰致學生被捕」。

  看這新聞時覺得有問題,但又說不出所以然。最近跟朋友聊天,她忽然問:「其實篤灰與舉報罪行有甚麼分別?」

  這一問,如醍醐灌頂。

  篤灰原本寫作「㧻魁」,即是暗中把罪魁禍首指證出來。後來主要用在販毒案件,因為白粉(海洛英)叫做「灰」,運毒就叫「跳灰」,以前黑社會喜歡利誘青少年帶毒入境,先給他們少量毒品,讓青少年跟真正運毒者一起過關,然後暗中向海關篤背脊。當關員集中搜查該帶毒青少年時,另一攜帶大量毒品的運毒者就可蒙混過關,所以「篤灰」是隱藏罪犯與罪犯之間的背叛與出賣。

  明白此語由來,就會懂得分辨:黑暴向警方揭發黑暴份子是「篤灰」,但校長向警方舉報有學生製爆炸品就不叫「篤灰」,那是名正言順的舉報罪行。

  黃絲為了污名化舉報罪案的人,不斷用「篤灰」二字,讓人覺得告發他們是不道德行為,那是偷換概念。

  他們自己「篤」自己,是「篤灰」,因為他們都是同一個犯罪團伙;但我們向警方舉報他們就是揭發罪行,是正面行為,可以拿好市民獎。所以,別再被黃絲的語言偽術誤導,他們正在用虛詞假義,偷偷改變我們的社會道德觀,大家不可不察。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