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時鐘,是沒有如果

  在沒有派對、不適宜聚會的聖誕及除夕,我選擇到深水埗一間小店訂到會餐,一家人靜靜在家中度節日。

  是的,你沒看錯,不是尖沙咀銅鑼灣,是深水埗,一家叫「1968 Bistro」的小店。光顧它,是由街尾的老字號「新香園」茶餐廳開始。

  深水埗有兩間「新香園」,同一個招牌,一間是哥哥打理的五十年老店,一間是弟弟近年才開的新派冰室,因為座位比舊店寬敞,於是去開深水埗,都愛在這裏飲杯奶茶吃件蛋牛治。

  今年疫情突襲,是危也是機,市面多了吉舖,租金也下調了,「新香園」老闆決定趁低吸納,今年七月,在同一條街租了個靚舖,請來酒店大廚,做起高檔西餐來。

  大酒店水準,卻是街坊價錢,老闆說,要做大家都消費得起的好食物。因為這種心態,積聚了不少回頭客,我便是其中之一。

  那天看TVB《東張西望》都來訪問,老闆娘說,不能做晚市,就努力做好午市;沒了聖誕大餐,就做聖誕午餐;人要像時鐘,沒得回頭,向前走就是了。

  說到回頭,我都問老闆娘,有後悔疫情下開了這新店嗎?她說,有些事情,來了就來了,天災人禍沒得怨,全香港全世界都是這樣捱,捱過了又是一條好漢。

  這裏沒有將貨就價,這裏全是用心經營,老闆娘給我介紹:這蘑菇湯是逐碗逐碗搗拌的,這意粉是你order才煮的,我們不會煮定一大盆。這天花吊燈是老闆自己爬高一串串掛上的、這玻璃貼是他自己左量右度貼了一整夜的,還有這枱,是政府限聚令一出,他連夜趕工把一張張四人枱鋸成二人枱,還包了邊,你看,靚唔靚?看不出是自己鋸的吧?

  路盡,你怎知不會是柳暗花明?老闆娘小時候住在慈雲山,每天仰望獅子山,原來,苦中作樂向前行的獅子山精神,就是這樣煉成的。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