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這騷,很爛

  二○二一年第一天,特首林鄭找來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拍了個對談錄,一個香港最高權力者加一個富二代,坐在萬尺官邸的花園High tea,想當年威水史,互相吹捧。

  難得陳智思肯做特首旁的賣藥「慢打鑼」:「當年你是時任發展局局長,我最記得你走去皇后碼頭跟示威者溝通,我即時覺得:Wow……在你推動下保護了很多建築物……大館建築群在你推動下,十七幢建築物得以保留下來,我真不知道你是怎樣做到的……」

  面對外面市民、商戶的嚎哭慘叫,兩個特區最高領導人仍可以笑口噬噬互笠高帽,老百姓都想知道,你們是怎做到的?

  談到抗疫,特首再次責怪市民:「公共衛生署理手法真的要全民參與,我們可以提出許多嚴控措施,但如果市民不遵從或自律性不高是好難處理的……現在外防輸入已做到滴水不漏,甚至有人開始覺得我們製造了好多麻煩……」

  好學唔學,學特朗普講大話?滴水不漏疫情會玩到第四波?滴水不漏每日會一百幾十個案?你身處官邸當然滴水不漏,但黎民百姓卻已是屋漏兼逢連夜雨了。

  如果,今天是太平盛世,你們化個靚妝、set個靚頭在後花園談笑風生吹噓自己的威水史,市民是可以忍受的。問題是,你們知道外面七百幾萬人正過着甚麼樣的苦活?家庭散了、工作丟了、積蓄沒了,你們好意思坐在後花園啖着紅茶冷笑?如果,這是一場公關騷,我告訴你,這騷很爛。

  禮賓府的草坪,配以藍天白雲,繁花盛放,本來很美。不過,門外卻是,天下黎民戴著口罩在水深火熱掙扎求存,我只想起,杜甫名句「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