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我不要做燃點火頭的人

  三個月前在小欄寫過一篇文章,談到今日飲食業冰河時期,竟有業主向商戶加租百分之十的事。叫苦的是某商場的商戶,其中一間更是香港七十多年名牌老店「詠藜園」。

  二人限聚加上禁開晚市,幾巴閉的飲食老店都在淌血。「詠藜園」老闆娘楊太本來打算與大業主硬撼,「疫下加租逼死老店」的停業啟事早已打印好,時限一到,就會拉閘結業,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

  誰知一通電話,令老闆娘就範了,幾天後,她含淚跟大業主簽下加租合約。

  到底那通電話是誰?是業主?是黑社會?大家不明所以,天不怕地不怕的老闆娘到底怕甚麼?

  原來,那是一個剛退休的四十七年老夥計來電,他告之,店內所有員工和這老夥計打算在「詠藜園」停業後,跑到中環的大業主辦事處瞓街抗議,連用來睡地的瑜伽墊都買好了。老闆娘屢勸不果,但員工去意已決:誰讓我們丟飯碗,我們就找誰算帳去。

  老闆娘心裏一沉,她是信佛的,每天拜觀音,只想積善,不欲添怨。於是,狠下決心簽了續租合約,儘管人人怪責她為甚麼低頭,她仍一意孤行。

  「每個人都有尊嚴,我不想看到員工為我睡在街上,他們沒錯,錯的是疫情中落井下石的業主。今日香港已太多怒氣,如果員工躺在那裏,我難保,來自其他商場的商舖員工,也會群起加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甚至被政客利用民憤搞多次佔領中環,這結局,我擔當不起。」

  真的,誰想到一宗兇案、一條逃犯條例,竟會引起歷時一年的暴動、從此難瘉的撕裂?如果黑暴是源於民怨,那麼,疫情下民怨已進化為民憤,滿街火頭,一撻就着。一個小小商戶老闆娘都有此識見,當權者實在不可不察。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