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亂世」揮春

  反對派新春前夕例必設街站寫揮春順便籌錢,自從主要「寫手」司徒華過世,年年銅鑼灣站的主打已換成書法寫得不錯的余若薇,而她的成名揮春作品,就是「生於亂世,有種責任」。

  不過,上個月剛以三千六百萬售出西半山豪宅的余若薇,今年不敢再寫「亂世」揮春,畢竟,拿著幾千萬現金說「生於亂世」,實在是個天大笑話,你敢寫,人家都不好意思貼。於是今年余若薇轉寫好隱晦的「香港加油」、「好人一生平安」。

  說到賀年裝飾,早陣子見過一款讓人笑爆嘴的無字揮春:「_ _ _ _,_ _ _ _」,明眼人就知道作者想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那句黑暴口號,礙於國安法,又要怕又要威只能戴頭盔,於是寫成這種無膽匪類式無字揮春。

  二十一世紀了,你以為還是反清復明年代?說幾句暗語就可以奪取江山?

  那天,支聯會的政治花檔被食環署清拆收回,李卓人說,這是政治封殺。是又如何?難道明知你們在鬼鬼祟祟賣花、其實賣政治,都不管?

  過去不管,因為你們越軌,因為你們尚懂遊戲規則,所以明知你賣政治,賣亂世概念,都由得你。但原來,你們得寸進尺,花裏藏刀搞叛變,再不管,就是幫兇。

  香港本來好自由,回歸二十四年從來未試過有哪些揮春寫不得,問問自己,問問良心,你們這兩年幹過甚麼好事,讓你們曾經擁有的一切都煙消雲散?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