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 今天核爆了嗎?

  曾經,黑暴間有句名言:「核爆都唔割席!」今天核爆了嗎?怎麼一個二個田雞過河般走夾唔唞?

  過去反對派搞集會遊行,領頭的通常是「民陣」。「民陣」這把大傘下庇蔭的,全是反政府反國家的大小組織。日前新加坡《聯合早報》爆料,指「民陣」並無合法社團註冊,正被特區政府調查,更隨時會因違反國安法被取締,於是參與民陣的團體個個雞飛狗走,大黨大工會如公民黨、民主黨、民協、街工、新民主同盟、教協等等,紛紛割席退場,恐防唧濕。

  大家揚着旗喊:「革命啊、革命啊!」時,明明山盟海誓。但前路原來是監牢,醒目的,都第一時間逃離現場。

  有個例子,二十七歲的眾志副主席袁嘉蔚,她是羅冠聰前女友,佔中時生情愫:「一次行動,他以為我受傷,想來救我,我又以為他受傷,想去救他。就在人群堆,他攬着我……」袁嘉蔚在訪問中述說她們的轟天動地。

  那年,她找到愛情,也跟家人鬧翻,父母對她經濟封鎖,她一怒之下離家出走,靠兼職維生。整整三年沒跟媽媽講過一句話。

  五年後,黑暴期間,羅冠聰宣佈與袁嘉蔚分手;半年後,國安法生效第二日,羅冠聰證實潛逃英國。又半年,袁嘉蔚因參與攬炒初選被控違國安法被捕,不得保釋,飲泣於獄中。

  上庭日袁嘉蔚沒通知媽媽,但袁母還是打探到消息,老遠跑到法庭來,由朝等到晚。袁媽媽WhatsApp問女兒:「你究竟想要香港如何?」嘉蔚回覆:「我只想幫人。」雖然跟女兒理念不同,但作為媽媽,袁太說:我不會拋下她。

  海枯石爛的都逃掉了,齊上齊落的都割席了,永遠守護、永遠等候的,從來就只得家人。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