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 一個年份,兩代深情

  幾個月前在小欄說過深水埗汝州街西餐廳「1968」的故事,朋友光顧後說,吃過後總是忘了店名,只記得是個古舊年份。明明是間新店,為甚麼要用個歲月的名字?

  老闆娘周太說,開新店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想起1968這年份,於是決定用作店名。

  1968年,香港正式禁放煙花爆竹、999正式成為電話報警系統、香港仔華富邨落成入伙、港督府首次開放讓市民入內賞杜鵑、李司棋拿了香港公主冠軍……但對於這小店的周老闆來說,1968年是上一代創業的開端,父輩以一杯奶茶、一客招牌蛋牛治在深水埗開了個排檔「新香園」,由一匾招牌做到成為區內老字號,跟香港一起歷盡驚濤駭浪。

  像那年頭所有香港人一樣,周家父母加上四兄弟胼手胝足,把大牌檔由街頭做到地舖。後來周老闆一家去了美國發展,留下父兄在港守住家業。九七那年,香港回歸,他們也回歸,由美國直接跑到上海闖天下,拿着父親傳給他的靚茶膽及好手藝,在冒險家的樂園打拼,曾在上海靜安區開了五間茶餐廳。

  離港廿七年,見雙親年邁,思家情切,於是周老闆決定回港陪伴父母,在汝州街多開一間「新香園」,更在旁邊開了家正宗西餐「1968」,用老爸創業的年份,記住他另一個新起點。

  兩間舖,一家是祖業的招牌,一條是自創的新路,周老闆本來已摩拳擦掌戰江湖,卻偏偏遇上新冠疫情,面對朝令夕改的抗疫政策,由明白理解、到逆來順受、到漸見牢騷、到氣憤難平。一整年,我每次光顧都跟老闆娘閒聊,他們絕對是乖乖順民,由最初「唔緊要啦」、「冇計啦」……到現在「離晒譜」、「有冇搞錯,點解淨係蝦食肆」……

  一對勤懇大半生的小老闆,成了政府敗政下的大苦主。特首常叫市民要理解政府,但高官們,其實你們可曾認認真真理解過市民呢?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