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庫房又失掉一筆冤枉錢

  昨天,法庭判處一名六十歲退休人士陶永祥入獄四十日,因為他去年在一次黑暴聚集中高叫「死黑警」,又帶領群眾呼喊「支持警察,吞槍自殺」等口號,故被控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罪。

  這個黑暴中的小人物為甚麼值得注意?原因是,他曾在政府工作二十六年,是個正在「咬糧」的退休公務員。入獄四十日不會令他失去長俸,出來後他又是一條好漢,繼續每個月在庫房予取予攜。

  有些怪事,存在已久,政府一直以「向來如是」作擋箭牌,讓一些不可理諭的狀況持續發生,譬如,退休公務員領着長俸反政府。

  法庭上這小人物是一例,每月吃着十萬八萬長糧的陳方安生、王永平更是最極致惡例。這兩個前高官,長時期反政府,陳方安生更多次跟反對派到英美賣國。

  按九七前英國人的思維,公務員的長俸是恩俸,雖說人人有份,但英女皇卻有權收回。但九七後,沒人再有英女皇的無上權力,於是你有你反政府,我有我派長糧,兩者彷彿互不相干。試想想,如果在上位者有權收回長俸,這些退休公務員還會上街嗎?還會辱警嗎?這些退休高官還會多言嗎?還敢賣國嗎?

  公務員問題的千瘡百孔,不止這個。日前政府公佈一百二十九名公僕因不肯宣誓效忠特區,被政府要求離職。他們都已寫了辭職信,有些離職日期甚至是半年後。

  問題來了,明知你不效忠,明知你條氣唔順,作為僱主當然要你早走早着,於是公務員事務局通知各部門,今個星期起這些不宣誓的員工全部不用等到最後離職日,即時停職。

  但,即時停職,卻不用即時停薪,即是說,他們糧照出,但工就不用返,那些半年後才離職的,更可出糧出到半年後。

  既然有勇氣即時停他們職,為甚麼沒勇氣即時斷他們糧?庫房的錢又再進了黑暴口袋,小市民交稅實在交得太冤枉!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