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誘因

  跟一位內地駐港官員聊天,說起疫情,官員說:「我最討厭香港人常說兩個字:誘因。甚麼都要有誘因才做,為甚麼大家都不講社會責任呢?」

  聽了,我直如受了一記當頭棒喝。

  從前,香港人最引以為傲的就是社會責任。巴士站裏、櫃員機前,沒有告示、沒人維持秩序、沒有法例規管,但大家都會乖乖排隊,偶然一個不聽話插隊的,一定給大家罵個五雷轟頂。

  打尖不犯法,但有些事情,不用賞懲,人人都會自覺做,這叫文明,這叫社會責任。

  然而一場新冠肺炎,讓香港人的醜陋劣根表露無遺,掃「安心出行」?做病毒檢測?打新冠疫苗?有冇誘因先?

  昨天政府宣佈與新加坡旅遊氣泡計劃,接種兩劑疫苗就可以免隔離飛新加坡。有市民對記者說:「新加坡唔吸引,如果可以去日本、台灣我先會考慮打針……」

  又是那句:誘因。

  現在問題是,香港經濟已停頓逾年,旅遊業、航空業冰封到快氣絕身亡了,水浸眼眉,大家仍在討價還價問:「有咩着數先?」

  截稿前的數據,全港至今只有約百分之五點七人口注射了兩劑疫苗。朋友在醫院工作,竟也沒打疫苗,我問他:「為何不打?」他說:「睇定啲先。」「要睇甚麼?」「睇你哋打晒冇事先。」「睇幾耐?」「如果你哋打晒,我使乜打。」說到底,根本不想打。

  有位藥劑師朋友又來個一言驚醒:「歷史上,所有瘟疫傳染病,唯一有效的醫治方法就是疫苗,沒其他。」天花、麻疹、白喉、小兒麻痺……哪一種疫症不是由疫苗把它終止?如果大家都在觀望都在等,今天我們豈只有新冠肺炎,還會有天花麻風。

  全球接種疫苗冠軍國以色列,至今已超過百分之五十五人口打完兩針,連同之前的新冠康復者,九百萬以色列人中,有抗體人數已接近七成,離群體免疫不遠了。以色列不是打針有錢派,他們的誘因只有一個,就是生存下去。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