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挑剔的難民

  朋友住在英國牛津,告訴我一個近日親身經歷的真人真事……

  日前,一個住在倫敦的華僑朋友致電,請她幫一個香港來的年輕人申請法援。原來,近期的BNO移民以外,早前還有一班香港年輕人透過不同途徑「走佬」去了英國。這些着草一族,都是沒錢沒BNO沒親友的三無人士,打算來英國申請做政治難民。

  抵埗後,他們會有組織安頓生活,有本地英國人收留他們暫住。其中一個二十一歲青年的寄養家庭,剛好就在我朋友身處的牛津,住所就在朋友家附近,於是,那位來電的倫敦華僑就希望我朋友能幫忙,替這青年在牛津申請法律援助。

  朋友奇怪:既然有組織相助,幹嗎找我?

  那華僑說,因為組織在倫敦,但年輕人卻住在牛津,他覺得去倫敦太遠,所以希望能在附近申請。他沒錢,又不知如何申請,於是只能要找當地人幫忙,華僑登時想起我朋友,於是便找她,希望她能仗義幫忙。

  如果你知道英國城市的大概位置,你會莞爾。倫敦與牛津,其實只相差一小時火車車程,一個打算做難民的人,竟然嫌遠。

  已經不用像敍利亞難民那樣,躲着炮彈、攀過邊界來逃難,這些香港年輕人,有人安排着草,有人安排住宿,有人照顧生活,埋門一腳,要申請難民庇護,總不能假手他人,坐一小時火車去求助,都嫌遠。

  有些心態,教不來、救不了。長貧難顧,今日仍有人一腔熱情,幫你、忍你;但假以時日,熱情退卻,對着這種嫌遠、嫌累、嫌辛苦、嫌麻煩之輩,我相信,大家好快會棄如敝屣。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