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反政府,斷長糧

  那天開車,聽到香港電台訪問公務員工會聯合會總幹事梁籌庭,講的,是公務員簽署宣誓問題。

  電台新聞一般分短新聞和長新聞,短的五分鐘內報完,長的頂多也是二十分鐘,故新聞剪裁要很精準,盡量爭分奪秒在最短時間傳遞最多訊息。於是,受訪者一般只會引述兩、三句精警的、重要的,有幾十秒出街已不錯。然而,那天聽梁籌庭的訪問,記者足足讓他講了接近十分鐘。

  講來講去,梁籌庭就是反對公務員宣誓,又說如果連合約員工都要簽,就會嚇怕應徵者,以後連合約工都沒人肯做。他的理據重複又重複,沒新意,但記者卻讓他不斷講、講完又講。

  做新聞不一定要把立場宣諸於口,但如何剪裁?誰先誰後?講多講少?已可窺見立場。香港電台的新聞,就是經常以這種方法來傳遞政見。

  今年六十八歲的梁籌庭,早就退休離開公務員隊伍了,他憑甚麼還可以霸着一個公務員工會頭目位置四十年,月旦政事,不交棒也不換人?

  一個離開公務員崗位的退休人士,憑甚麼可以代表十八萬公務員和無數合約工說話?港台記者又憑甚麼讓他口沒遮攔鬧足政府的宣誓政策幾分鐘?香港只有他一個工會嗎?只有他一個可代表公務員說話嗎?還是只有梁籌庭願意講記者想聽的話?

  合約工為政府做事,無論做三年、三個月還是三日,都要效忠政府,簽個宣誓聲明有甚麼問題?不想簽就不要做,沒人用槍指着你的,這世界沒工開的人多着呢。

  梁籌庭吃着長俸反政府,這種人其實更應簽效忠聲明。如果不是公務員的退休福利,你可以印印腳出來反這反那?

  太多如陳方安生、王永平、梁籌庭這類退休後吃着長糧反政府的人,我在此建議,政府要他們應要求所有退休公務員簽效忠聲明,否則長俸到此為止。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