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當議會沒了反對派

  早有人說,沒有反對派的立法會,是建制派議員表演的時候;又有人說,沒有反對派的立法會,是建制派內鬥的平台。

  沒想到,話口未完,就有人開了第一槍。

  早前,工聯會會長吳秋北撰文炮轟「地產霸權」,副會長黃國健在立法會提出「全方位增加土地供應」議案,其黨友麥美娟發言時提醒政府不能放任地產商囤地……結果,代表地產界的功能組別議員石禮謙率先發炮,批評工聯會挑動社會矛盾,甚至惡言:「很多是政棍,我希望新的立法會趕走政棍,要一班好的議員服務社會,解決社會矛盾。」

  厲害,代表地產商的立法會議員說要「解決社會矛盾」,這不是賊喊捉賊嗎?

  香港今天的社會矛盾何來?不就是天價樓、納米樓、買不到房子上不到樓嗎?是誰把新樓盤建成一百二十呎出售?是誰把土地用來曬太陽曬月光都不起樓?是老百姓嗎?是工聯會嗎?

  石禮謙向記者說:「麥美娟那些O靚妹仔說囤地,誰想囤地?每人都想土地變黃金。她都『懵』的,未做過生意……」

  對不起,我們小市民打工仔,只想安居樂業,只想有個瓦遮頭好好過活,我們沒想過把土地變黃金,用來住的屋,我們從來不覺得應該愈住愈升值。有這種想法的,只是你們——地產霸權。

  石議員你在立法廿一年了,也許,在廟堂坐得太久,忘了民間疾苦。

  其實,我對石議員最印象深刻,不是他在立法會的言論,而是一個電視台時事節目訪問,他在批評政府推行一手樓空置稅時,是用「衰過共產黨」來形容。

  我驚訝,一個所謂建制派議員對共產黨的看法,竟然歸類為「衰」。那到底,香港地產黨對這個讓十四億人溫飽、讓國家富強起來的執政黨,心裏是尊崇還是鄙視?

  如果,治港者必須愛國愛國,那麼,滿口「衰過共產黨」的心態,還會是愛國者嗎?原來,沒有了反對派,反倒讓建制裏的真假愛國者現了形。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