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說犧牲

  一九九○年,中共中央辦公廳警衞局清理舊物,工作人員在倉庫一個櫃子下發現一批疊得整整齊齊的衣物,有兩件襯衫、一雙襪子、一頂軍帽和一條毛巾。衣物已泛黃,看得出,是刻意收藏。

  原來,那是毛澤東長子毛岸英的遺物。

  一九四九年毛主席在天安門城樓宣佈新中國成立,翌年,就爆發危在國門前的朝鮮戰爭。新婚沒多久的毛岸英請纓上戰場,當司令部機要秘書兼俄語翻譯。然而,踏足朝鮮四十天,便在一次美軍空襲中壯烈犧牲了。

  毛主席得悉兒子死訊,沉默良久,然後對周恩來總理說:「打仗嘛,總是要死人的!」

  彭德懷建議把毛岸英遺體送回國,但毛主席說:「共產黨人死在哪裏,就埋在哪裏,抗美援朝有很多戰士都戰死沙場,不能因為他是我毛澤東的兒子便搞特殊化。青山處處埋忠骨,何須馬革裹屍還。」

  當時每個在朝解戰役中犧牲的戰士都有撫恤金三百二十元,毛主席卻說:「這筆錢我不要了,就當是給岸英交黨費吧!」屍骨,留在戰場;錢,留給黨;以身許國的兒子,年僅二十八歲。

  事後,老友問毛澤東有否後悔送兒子上戰場,他說:「作為黨主席,自己有兒子,不派他去抗美援朝保家衞國,派誰的兒子去呢?」

  大家從沒看到毛澤東的老淚,更沒感受到他的悲愴,直至多年後,倉庫找出毛岸英的遺物,原來,主席把兒子的衣帽保存了二十六年,領袖也會痛,只是一直藏起來。

  想起這段歷史,因為看到特首林鄭在鏡頭前說起家人的犧牲,又哭了。

  當然,林鄭不能跟毛主席匹比,但作為一個特區領導人,有大屋有司機有工人有秘書有廚子有花王有保鏢有高薪厚祿有千萬長俸,那些「犧牲」,其實說不上犧牲,只能說是代價。

  這幾年不止特首一家被詛咒被恐嚇被制裁,蟻民如我也天天有死亡威脅。我們沒有你的保護網,但我從不覺犧牲。說該說的話,做該做的事,為甚麼傷心?我不解,更不認同。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