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找尋國家的感覺

  這段日子看奧運,常常看到不同的國旗升起,不一樣的國歌奏起。忽生疑問:若台灣選手奪金,將會升甚麼旗?播甚麼歌?

  果然,中華台北今屆奧運拿下羽毛球男子混雙及女子五十九公斤級舉重兩面金牌,頒獎台上升起的,是中華台北奧委會會旗,奏的,是中華台北奧委會會歌。

  世事真奇,有些人,千方百計要跟國家劃清界線,但有些人,卻山長水遠為了找尋有國的感覺。

  今屆伊拉克只得四名選手的代表團中,有個叫哈米德的羽毛球運動員,他一個人靜靜地比賽,沒有教練、沒有隨行醫護、沒有隊友、沒有翻譯、沒人陪同、沒人吶喊,打完比賽,一個人孤獨地坐在場邊喝水。

  記者訪問他落敗感受,他說:「我來奧運並不是為了拿獎牌,我只是想向大家證明,我的國家還在。」

  二○○八年北京奧運,伊拉克曾被指政治干預體育被國際奧委會取消參賽資格,該國唯一女奧運選手達娜.侯賽因得知消息後哭了四小時,教練安慰她二○一二年仍有機會去倫敦奧運。達娜說:「以伊拉克現時狀況,誰知道我們能不能活到二○一二年。」

  說到沒家國,今次奧運有個隊伍叫「難民奧運代表隊」,那是由來自不同地方的二十九位難民選手組成,其中一個游泳健將Yusra,是敍利亞人,小時候父親教她的泳術,沒想到在逃難時派上用場。

  Yusra 十七歲那年,敍利亞爆發戰爭,她與姊姊一起逃到歐洲。在穿越愛琴海途中,她們乘坐的小船引擎忽然停頓,於是Yusra兩姐妹及另外兩位懂得游泳的逃難者便跳進水裏推動船隻,游了超過三小時,終於到達希臘萊斯沃斯島。之後Yusra再輾轉流徙到德國,申請成為難民。

  是游泳讓Yusra及其他走難者能逃出生天,於是她以聯合國難民署親善大使身份,用體育鼓勵流亡者繼續追夢,用成績尋回失去的國家感覺。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