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監獄戰線

  從前,每年九月,何韻詩都會去印度達蘭薩拉聽達賴喇嘛講經,學習佛法。她曾這樣描述:在不太能收到wifi訊號的喜馬拉雅山上,內心都慢下來、靜下來。

  但在二〇一九年九月,何韻詩在臉書寫道:「一年一度的靈修之旅因為死人政府而泡湯」,她決定留守香港。

  如果大家仍記得,黃之鋒好喜歡把他們反對派分成三個戰線:議會戰線、國際戰線和街頭戰線。有潛質在立法會區議會搶位的,就打議會戰線;沒太多技能、一味夠膽肯衝的,就打街頭戰線;英文好、地位高、有身份的,就打國際戰線。

  黑暴那年,何韻詩接受新加坡網媒《端傳媒》訪問,直認自己的角色跟佔中時已有所不同,這次「走得更前」、「走在另一條至關重要的國際戰線上」,她形容自己像導體或者像接線生,連通內外。所以,在黑暴那幾個月,何韻詩已四出演講、接受外媒訪問和參與聽證會,包括美國、澳洲、英國、挪威、台灣等。

  其實在黑暴發生前的五月,何韻詩已在國際人權會議直接表明「我們不是中國人,也不是英國人,我們是香港人」。其後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例會提出要將中國從人權理事會除名。九月,何韻詩跟黃之鋒等人到美國出席聽證會並謁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提出國際必須介入香港事務,何韻詩說:「香港若倒下,就會成為中國向外推廣極權的跳板。」香港國安法實施後,何韻詩不但支持以攬炒為目標的違法初選,還擔任黑暴612基金信託人。

  一個歌手,不但踏過界走進政治黑洞,更踩出國際公然賣國,今次不獲藝術中心租借場地搞演唱會實屬小事,我相信,何韻詩這次另闢新徑,從前的九月,她會找達賴喇嘛靈修,今年九月,她極大可能步上監獄戰線,跟她的戰友黃之鋒、黎智英成為同囚手足。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