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馬拉松——太陽下的數簿

  這陣子,保安局長、警務處長與香港記者協會主席一直刀來劍往。

  一個在二〇一九年黑暴扮演掩護角色的組織,今天,卻事不關己,甚至滿口委屈地說:我們只是一個小小工會,從無收過外國勢力一分一毫。

  如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所言,既然覺得冤枉,最好的方法是開誠佈公,公開記協的財務狀況。

  我奇怪何解記協主席陳朗昇夠膽如此聲大夾惡,難道他真的以為不公開帳簿,人家就查不出記協的金錢軌跡嗎?

  隨便舉個例:二〇〇九年一月,記協出版了一本《第一時間到現場——災難新聞安全採訪手冊》,書上的鳴謝頁,就有這樣幾句:「此書得以出版,有賴國際記者聯會和LO-TCO這個瑞典工會後援組織的襄助。」

  國際記者聯會是一個記者工會的全球性組織,代表來自一百二十個國家超過六十萬名記者,為全球新聞工作者爭取權益表達自由。而LO-TCO則是一個以瑞典為基地的國際工運後援組織,主要支援全球各地以爭取民主獨立的工會。

  記協要出本小書,竟出動兩大國際組織資助,到底是記協太窮?還是外國勢力以資助出書為名輸入大錢,天知地知記協知之外,警隊、國安也應該知道吧?

  二〇一九年黑暴期間,記協成立了一個記者保護基金,聲稱為遭受暴力或任何侵犯的新聞工作者提供法律費用資助。奇怪是,申請款項的人毋須是記協會員,甚至可以不是新聞工作者,即是說,阿茂阿壽都可申請,金錢保護的不止是記者,有點像「六一二」那種黑暴包底基金。

  這基金,資金來源模糊,有網上眾籌,也有無名氏大額捐款,即是說,錢從何處來?絕對是個謎。既然是謎,又怎能一口咬定當中沒有外國人的捐獻?既然不知有否外來捐款,主席又怎知記協沒花過外國錢?

  所以,記協說得愈斬釘截鐵,才愈讓人生疑。如局長言:攤開數簿在陽光下曬曬吧,也許,主席你會發現,當中有很多連你自己都嚇一跳的帳目呢!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