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5月21日 星期六
  • 25º
  • 86%
  • facebook
  • Weibo
  • RSS

人生馬拉松|一直被「捉到路」的競賽 - 屈穎妍

這天,美國出生長大、兩年前歸化為中國籍代表國家出賽的中美混血兒谷愛凌,在冬奧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台賽事中為中國隊奪金。明明分數一直落後,谷愛凌為甚麼最後會勝出?因為,她做了個超出套路的大膽選擇。

第二跳之後,谷愛凌的分數被法國對手拉開,第三跳只要來一個熟練動作,銀牌穩袋,但金牌已無望。於是,谷愛凌決定試一個她從未做過的高難度動作,也是目前女子大跳台滑雪最高難度的動作,結果,谷愛凌完美完成,她的分數一下子反超前,拿下冠軍。

事後,谷愛凌接受訪問說:「我從沒在雪上做過這動作,也沒在彈牀做過,真的是最後一秒才決定。當第二跳我知道我只能拿第二名,我選擇這動作。」

要贏,就要出奇制勝,比賽如是、打仗如是、抗疫亦如是。

無論賽場還是戰場,只要被對手「捉到路」,敗的機會就很大,跟病毒對抗,其實一樣。

如果我是新冠,我早就看出這個叫「香港政府」的對手慣用甚麼招?就是:限聚、強檢、再限聚、再強檢,然後呢?沒有然後。

這邊廂,店舖關門、大人在家工作、學生在家上學,街頭靜得如喪屍片場景;但那邊廂,愈來愈多人收到強檢令,檢測中心人山人海,動輒排隊三、五、七個鐘,沒病都排到病。明明呼籲大家減少人群聚集,但又要求大家盡快去人群聚集處強檢,官員精神分裂,市民也開始精神錯亂。

我們願意限聚,願意強檢,問題是,限聚強檢之後,有後着嗎?沒有下一步棋,這步棋就只是自殺、和謀殺。反正限聚已限到只得兩人牛衣對泣,只得兩個家庭相依為命,八成人躲在家,那其實跟「禁足」有甚麼分別?如果有谷愛凌的膽識,來一招絕地反撲,請求國家馳援,在農曆大年初一至七來一個全民禁足強檢,揪出全港隱形帶菌者,再引入內地大數據追蹤技術,配合疫苗護照,就不會有今天過千確診的束手無策。可惜,蘇州已過,救生艇飄走了,大家繼續等運到。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