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6º
  • 88%
  • 2022年10月7日 星期五

屈穎妍 - 離開的藝術|人生馬拉松

離開,是一種藝術。

有人選擇徐志摩式的「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也有人喜歡搞流水宴,呼朋喚友吃足幾個月。

我卻欣賞德國總理默克爾的離場方式,她步下神壇,收劍、作揖,動作乾淨利落,非常瀟灑。

還記得那一幕,從政三十年、當了德國基督教民主黨黨魁及德國總理十八年的默克爾,在台上用了一分鐘總結自己的政治生涯,沒羅列政績,沒批評政敵,沒責怪下屬,沒教訓來者。

她的講話非常簡單,卻讓人動容,全文如下:

「我並非生來就是總理或黨魁,我一直都希望能夠有尊嚴的為政府和黨派作出貢獻,並有一天能夠有尊嚴的離開。現在該是揭開新篇章的時刻了,今天,此時此刻,一種情感淹沒了我,那就是感恩之情,這是我巨大的榮幸,非常感謝大家!」

一百字左右的演辭,一分鐘不到的講話,完了,卻引來全場起立,拍掌近十分鐘。

高手,就是能一劍封喉,默克爾簡潔的講話,重點是「感恩」和「有尊嚴地離開」這幾個字。

一個領袖,踏下台階,仍會得到由衷的掌聲;退位之後,仍敢在大街上遊走,不怕哪裏飛來番茄雞蛋,不會撲出幾個百姓粗言問候,人人給你豎個拇指說謝,這就是成功,這就是尊嚴。

功過,不是自己說的;評價,是歷史給予的。最近聽到一句非常礙耳的話:「七一之後的香港事再與我無關」,事不關己?那政府的長俸還領嗎?作為老百姓,我好心寒,抱着這種心態工作的人,原來一直是最高權力者。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