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 服氣,可以是好多年之後|人生馬拉松

沒想到,一宗學生犯規、老師處罰的風波,竟然可以發酵成大新聞。

日前我也在小欄撰文談過,荃灣聖芳濟中學因有十四名學生在早課集會升旗時,仍不遵守校規,沒上課室,沒參與集會,還施施然在吃早餐。屢勸不改下,校方決定施罰,要求學生停課三天,並即時離校回家。

有人故意「搞大件事」,令校方備受注目,人人的焦點,只是在討論校方是否罰得過重。

教育界立法會議員朱國強說,學生犯錯,要處理得宜,學生才會心服口服。身兼中學校長的立法會議員鄧飛也說,對由校本處理事件有保留,凡涉國旗、國歌的事,最好教育局在罰則方面有劃一指引。

為甚麼大家總是把懲罰學生的人劃成大花臉?做教育的人難道忘了,其實罰也是愛的一種?

我唸中六那年,學校訓導主任是我的中文老師,他非常嚴格非常惡,每天早上守在校門檢查學生儀容,人人都怕了他。有天,我約了同學午飯時練籃球,懶得帶球鞋,就直接穿了校裙配波鞋上學。其實校規講明,穿校裙一定要配黑鞋,我當然是知道的,但年輕人就愛作反,我更恃着自己中文成績好,得老師寵愛,想必有特殊待遇。結果,訓導主任鐵青着臉把我趕走:「回家換好鞋才回來,趕不及記你遲到,不回來記你曠課!」

我學校在九龍塘,家住荃灣,那時九龍塘還未通地鐵,搭巴士一來一回最快都要三小時,我邊跑邊罵:這是甚麼鬼校規!這是甚麼鬼老師!

老實說,我是不服氣的,到離開校園畢業那一天,仍不服氣。

然而,幾十年後,人長大了,就會明白,這是愛,這是教育。我一生人最敬佩的其中一位老師,就是當年我由九龍塘咒罵到荃灣那位。

寵愛太易,告誡更難,做一個乞人憎的老師,換來社會滿園守法守規的楝樑,這才是最偉大的教育。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