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 一對過江龍鳳|人生馬拉松

在中華廚藝學院的晚宴認識了俞瓊總經理,她來自上海名店「甬府」,「甬」是寧波的簡稱,「甬府」就是著名的寧波菜館。

人多的聚會,我總是記不住人名,朋友打趣說:「俞瓊這名字好易記啊,俞瓊、瓊俞,去到『甬府』找鯨魚經理就是了。」果然,我一下就記牢了她。

印象深刻,還因為她流利的廣東話。雖然咬字不純正,但她好肯講,即使我們跟她普通話對答,她仍堅持用一聽就知是外鄉人的廣東話來說話。大概練得多,她的廣東話比好多在港住了幾十年的外省人還流利,問她來了多久,答案竟然是:三年。

二○一九年,鯨魚經理和行政總廚劉震兩個寧波人來到香港,為上海的「甬府」開分店。那年的香港是甚麼光景?大家應該好記得,困難是,他們的選舖在灣仔駱克道。灣仔是黑暴重災區,而「甬府」的店,更與警察總部只有約百步之遙,情況之悽厲,可以想像。

熬過黑暴,又來個新冠疫情,來港短短三年,不是風暴,就是寒流,這樣的逆境,鯨魚經理和劉震總廚咬着牙打拼,一對過江龍鳳,開店三年,竟闖出一條血路,今年摘下了米芝蓮一粒星。

做食肆沒有捷徑,有心、用心,食客就看得到、更吃得出。

香港正宗寧波菜真的不多,好多香港人其實都不太懂上海菜、江浙菜、准揚菜、杭州菜、寧波菜……到底有甚麼分別。

寧波靠海,附近有舟山群島漁場來的鮮活海產,有些菜的做法,是港式海鮮無法比擬的。譬如「甬府」招牌菜「十八斬」,將梭子蟹洗淨後以陳年花雕、醬油及香料醃製,鹹蟹卻能吃出鮮甜,中國人做菜真的可列作行為藝術。

在「甬府」吃飯每道菜都是驚喜,最難忘的一道是「黃燜黃魚魚唇」,那骨膠原,吃完連筷子都黏連不願分開。

當然,難忘的菜也會有難忘的帳單,有食客說它貴,但一分錢一分貨,好吃是要付代價的。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