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 離開,是為了走更遠|人生馬拉松

很羨慕那些一輩子只打了一份工的人,由入行到退休,都在同一機構。我是個需要改變的人,不用天天變,但到時到候,就想轉轉跑道。

雖然我在很多不同機構工作過,但想想,我一直都在做同一件事,就是寫作。由最初在電視台寫劇本,到後來在媒體寫報道,再在報章雜誌寫專欄,甚至為有故事的人寫書作傳……爬格子的本質,其實沒變。

變的是內容與模式,由劇本到新聞、由親子教育到時事評論,回頭望,每條路都沒有預先鋪排,卻因為放棄,竟走出另一片天。

離開媒體的時候,那個自己,仍算如日中天。高人工、高職位、高產量,人人奇怪,為甚麼放棄?

我說:為了孩子,我想回家帶孩子。沒人信,大家覺得,你一定另有盤算。

沒盤算,反而造就更多可能。於是,我由新聞界轉戰家長教育界,寫了一系列親子書,引入「怪獸家長」這概念,在電台開教育節目,到中、小學、幼稚園做家長講座……因為作為三個女兒的媽,我覺得香港教育和教養都出了問題。

這問題,果然來到爆發點。二○一二年反國教,十四歲的黃之鋒和一大班紅衞兵式的政治產物,被社會捧成少年英雄,我覺得,是時候轉跑道,社會需要一些說真話的人。

立場,決定了市場,當你旗幟鮮明,就會成為攻擊目標。佔中那年,一早約好的新學年學校講座幾乎全部取消。校長說:「你知啦,你立場太鮮明,怕你一出現會引來投訴……」從前一年超過百五個講座的光景,忽然歸零,一年收入也一下子少了七、八十萬。

放棄,反而讓我走得更遠。由親子作家,到今日除了寫時評,還有YouTube節目,已不局限於評論,還有我最想做的:透過講故事做點社會教化。

在《頭條日報》寫專欄十年,想改變了,感謝讀者一直支持,感謝編輯不斷包容,是時候說再見,離開,是為了走更遠。
屈穎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