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好股猛跌 買到手軟

  美國為了應對疫情對經濟打擊,聯儲局落重藥救市,再度緊急大幅減息1厘,同時重啟7000億美元量寬,然而市場見好消息出貨,關注點重回疫情蔓延,大力救市事倍功半。美股杜指期貨在亞洲區開市已急挫逾千點,港股開市無力,下午愈跌愈急,一度跌穿23000點,創一年新低的股份比比皆是,頗有滿目瘡痍的悲涼。

股市止瀉首要控疫

  歐美疫情大爆發,聯儲局趕在華爾街重開前,推出重量級救市方案,包括緊急大幅減息1厘,同時重啟7000億美元量寬措施,減息加量寬同步進行,照計總統特朗普都好難再有甚麼批評。不過,現時問題出自西方國家在抗疫對策,總是落在病毒擴散後一步。

  雖然有中國應對做法可以參考,但各國總是抱着「睇定啲」心態去應付,英國政治領袖甚至提出「群體免疫」想法,即是任由疫情傳播,直至大部份人口產生免疫力,這個想法聽落相當可怕,因為以新冠肺炎逾1%的死亡率,相信在未達成群體免疫前,醫療體系已被逼爆,政府都已經垮台。

  雖然其後各國政府陸續改變態度,採取加強防控策略,但相關言論令公眾和市場對成功控制疫情信心不足。以各國控疫手軟情況發展下去,各國企業停擺時間可能比中國更長,而且至今還未看到隧道盡頭,所以股市未能止瀉。

  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以來,美國政府一直表現出來是救市快過救人,這固然是因總統長期以來都表達對股市關注,同時也有官僚體系機制反應問題。美國過去爆發過不少金融危機,由1998年長期資本爆煲到2008年金融海嘯,早有應對機制,平時也有不同方案放在櫃桶,故此出台容易得多。

  相反,應對集體疫症是相對新鮮事物,若不是疫情先在中國擴散,定出一個標準,美國可能真的會採取群體免疫做法,反正沒有比較,大家只會覺得這是特別兇猛的病毒殺人,未必覺得政府應對緩慢。只是中國做了先例,其他國家要跟,在體制上沒有中國的執行能力,就形成強烈對比,也令股市反應特別強烈。

  對於控制金融市場,外界對美國信心還是比較大,宏利投資在解讀今次重藥救市時認為,聯儲局明顯想避免2008年翻版出現,設法令目前經濟保持像2001年般的衰退,好讓經濟迅速反彈。美國國庫債券市場在過去一周出現大規模資金問題,對債市造成壓力。雖然現在利率已調到極低,但宏利認為央行還有其他政策工具彈藥,預期當局在未來數周將推出更多措施,當中可能包括推出商業票據擔保,支持企業信貸市場;仿效日本央行,實行控制孳息曲線;有可能尋求國會批准,允許當局購買信貸及股票等。

港面臨肺炎第二擊

  換言之,現時市場最脆弱和最惹憂慮的,還是政府對疫情防控能力。要留意的是,本地疫情在中國大致穩定後,社會情緒曾稍為緩和,但隨著歐美衛生情況惹關注,大批港人子女可能由歐美回流,香港要面對第二波控疫挑戰。如果外圍以至本土疫情急速惡化,股市仍然會風高浪急。

  受外圍告急壓力,加上內地首兩個月數據表現遠遜預期,內地股市午後跌幅擴大。上證指數跌穿2800點,收報2789點,跌3.4%;深證指數收報10253點,降5.3%。恒指午市曾跌1045點,收市挫969點或4%,收報23063點;國指收報9227點,跌422點或4.4%,成交金額1588億元。

  早前持續強勢及硬淨的物管股終難敵大市走勢,顯著急插。佳兆業美好(2168)瀉12%,收報23.05元;奧園健康(3662)、碧桂園服務(6098)、雅生活(3319)及中海物業(2669)齊瀉9至10%,多隻醫療股大跌超過一成。從強股跌得多,反映基金大戶為防贖回,連優質股都要沽貨套現,好股跌價,變成賤物鬥窮人,小戶一時間買都買到手軟。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