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油價變局 等回吐吸

        上周五港股跌43點冇乜變動,外圍美股因為就業數據不理想走弱,杜指下跌360點。近日港股沒有跟足美國跌幅,主要是受內地股市影響。

  於上周五收市後,內地公佈再度宣佈對中小銀行實施定向降準,同時下調金融機構在央行的超額存款準備金利率。是次降準是針對在省級行政區內經營的商業銀行,以及農村信用社等金融機構。

  降準會在4月15日及5月15日實施,每次降低0.5個百分點,共釋放4000億元人民幣資金。大家可能沒有留意,中國在抗疫期間,大型內銀股股價沒有大跌,但中小型銀行股由於資產質素惡化大插。例如甘肅銀行(2139)上周三便出現斷崖式暴跌,開市報1.2元,低見0.58元,跌幅超過50%,當日收報0.65元,甘肅銀行上周五略為反彈至0.68元,全周累跌超過43%!

定向降準 扶城商行

  甘肅銀行暴跌,主因上周二公佈的去年業績不理想。淨利息收入受到業務結構、市場競爭和資金成本上升等影響,按年下跌25.8%,至52.9億元人民幣。同時資產質量下降,減值43.1億元,按年升1.2倍;淨利潤按年減少85%,至5.1億元;不良貸款率升至2.45%,按年增加0.16個百分點;資本充足率11.8%,按年減少1.7個百分點。

  由於資產質素惡化,甘肅銀行為補充核心的一級資本,打算公開發行不超過37.5億股內資股和1.25億股H股,募資100億元。由於大量批股集資,令甘肅銀行急跌,拖累其他城商銀行遭到大幅拋售。

  阿爺今次的定向降準,等如放水支撐城商銀行。由於不是全面降準。消息公佈後,夜期初段跌55點,沒有太大變化。城商銀行的出現債務危機,有阿爺定向降準支撐,反映阿爺不再大水漫灌,而是推出比較細緻的放水政策,具體支援有需要的環節。

  這場百年一遇的傳染病大流行,究竟會對經濟有甚麼影響,現時還是言之尚早。已有很多人開始估計,美國經濟可能不止衰退,而是去到大蕭條前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上周五對全球經濟作出比較悲觀預測。

新興市場 流失900億美元

  國基會總裁格奧爾基耶娃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全球經濟衰退,對新興市場及發展中經濟體打擊更甚,她們缺少保護自己的資源,國家衛生系統亦薄弱。近期便有近900億美元,從新興市場流出,比全球金融危機時多很多。一些國家高度依賴商品出口,現時價格正在崩潰。國基會特別撥出一萬億美元專款,以支撐環球各國經濟,現時已有九十多個國家,向國基會申請資金。

  格奧爾基耶娃強調,緊急資金應優先支付衛生系統開銷,保護最脆弱的公司及工人,希望消減目前已出現大量破產失業的高風險。她同時呼籲,雙邊債務中的貸款方在經濟停滯的同時,暫停債務追償。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經濟衝擊史無前例,由於歐美疫情,特別是美國疫情完全未受控,究竟衝擊有多深,下一波會否在印度這些人口龐大的國家大爆發,仍是未知之數,未來潛在危險仍然不低。

股東維權 滙控受壓

  講到近期對港股的衝擊,以滙控(005)不派息事件影響最大,由於滙控股價早前已開始下跌,當股息升上七厘以上之後,令很多想買滙控博收高息的股民紛紛追入。滙控公佈業績後,仍公開表示未來兩年會維持派息,進一步加強市民追入信心。誰料滙控突然應英國監管機構要求停止派息,連已經宣佈會派發的第四次末期息都取消埋,惹起股東極度不滿。小股東發起的「滙豐小股東權益大聯盟」希望籌集足夠股東,要求召開特別股東大會和入稟高院控告滙控違反承諾。大聯盟提出三大訴求:第一,兌現承諾派末期息;第二,提供以股代息選擇;第三,停發董事袍金一年。

  對於滙控小股東要求,其中的以股代息,概念上有點偏差。通常滙控在派息時,也提出「以股代息」的選擇,即不收現金利息,改為收取相應股份。現時滙控不派息,便不存在用股票代替現金選項。小股東應該要求滙控派紅股,例如二十送一。送紅股的要求,滙控未必不接受,因為不涉及現金支出,多發股份會把股份權益攤薄,只屬數字遊戲,只是讓小股東感覺好一些而已,理論上不違反英國不派息的監管要求。

  小股東咁搞法,令滙控有點壓力。香港無乜牙力,如果香港係美國或歐盟,隨時法庭可以判,你在英國可以不派息,但在香港要派,起碼要派宣佈咗嘅第四期股息,講咗就要派。

  不止香港滙控股東面對這種慘況,強如股神巴菲特也中招。去年四月,股神旗下的巴郡,投資西方石油公司100億美元,換取西方石油公司的特別股,巴郡每年收取8厘股息。不幸的是國際油價暴跌,令到石油股急挫,西方石油公司股價變了自由落體,今年以來大跌72%,成間公司市值跌至只剩100億美元,支付巴郡的特別股息等於西方石油8%的市值。現時大家都估計西方石油應該無錢派息畀股神,其中一個可能是用發新股方式,去代替那發給股神的8億美元特別股息。股神投資西方石油的100億美元已不見七成,現在更收不到利息,強如股神也「無計」,只能谷住一肚氣。

石油之戰 存在變數

  在跌市中買股,要做最壞打算。第一,要看公司會否執笠。我們要分析一下,公司是否能夠捱過這場大浪,會否執笠?所有的私人公司,都有機會執笠。內地國企特別係央企,理論上有阿爺「照住」,應該沒有執笠風險;第二,要看公司在疫情後能否全面回復盈利能力。航空公司生意在疫情過後,理應較快可以回復正常,問題是能否有足夠資金捱過難關。銀行情況會差一些,由於疫情帶來的減息和量寬潮,不是那麼快再停止,在減息的大環境下,靠賺息差和有大筆現金作投資的銀行回報會快速減少,大型銀行股有幾年要捱。

  油價也出現變局,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四在Twiiter上說:「剛與我的朋友沙特皇儲通話,他剛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談過。我估計和希望他們會每日削減1000萬桶石油,可能會更多,如果發生的話,將會對油氣工業非常好!」他之後在Twitter補充,可能減產量達每日1500萬桶。

油股石化股 見回吐吸納

  特朗普一講完,當日令國際油價急彈,紐約期油在短短15分鐘內,由每桶22美元跳升至27美元上方,勁升23.3%。紐約期油上周四收報25.32美元,全日升24.7%,創出歷來最大單日升幅。去到上周五期油再急升,收報29美元。

  特朗普講話雖然係出口術,但透露他開始向沙特發功。雖然俄羅斯總統普京一度否認同沙特皇儲通過電話,但他於上周五在有關全球能源市場局勢的會議上說,俄羅斯認為全球石油產量每日可以減產約1000萬桶,但這應該「合作進行」,暗示美國要加入減產。

  油組+代表預計於今日舉行的影像會議,就每日減產1000萬桶進行討論。大家不要以為馬上可以達成協議,因為美國不太願意減產。由反枱到重新開會,令人期望拗一輪會有協議,油價即使不會一條氣升,也很難跌得太深。

  今日油價會升,但過兩日可能會回,等回吐時就是吸納石油、石化股的好時機,畢竟9厘、10厘息的股份,都係因為股價跌得太殘所致。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