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政治市開大定開細?

        上周五全國人大亮劍,宣佈授權人大常委會訂立《香港國安法》。港股隨即下插,當日早上低開523點,報23756點,已經係全日高位,之後跌幅擴大,最多跌過1401點,尾市微彈,收跌1349點,收報22930點,跌幅5.6%,創兩個月新低。看技術走勢,恒指已經破位,要小心輕微反彈後,仍會下試低位。

  個別股份方面,地產股跌得很傷,信和置業(083)挫10.3%,收報8.97元;太古地產(1972)跌10.2%,收報18.18元;領展(823)跌10.2%,收報60.95元;新世界發展(017)跌9.8%,收報8.01元;九龍倉置業(1997)跌9.4%,收報28.6元;太古(019)跌8.4%,收報44元;長實(1113)跌8.4%,收報42.6元;新鴻基地產(016)跌7.8%,收報90.75元;港鐵(066)跌7.7%,收報38.05元;恒基地產(012)跌6.7%,收報27.7元。

阿爺擺硬 無估GDP增幅

  兩大科技股略好過大市的5.6%跌幅,騰訊(700)跌4.8%,收412.4元;阿里巴巴(9988)跌3.9%,收報198.2元;其他科技股較差,美團點評(3690)跌7.1%,收報118.5元;小米(1810)跌6.6%,收報11.86元。

  內銀股則跑贏大市,工商銀行(1398)跌2.4%,報4.94元;中銀(3988)跌3.1%,報2.83元;建行(939)跌4%,收報6.02元;農銀(1288)跌3.2%,報3.03元;招行(3968)跌3.8%,收35.7元。市場認為大型內銀股,受香港風暴影響較細,所以跌幅相對少一點。

  我之前講過,這次人大政協兩會不但無得炒,還可能會因政治低氣壓,成為大市負面因素。結果一如所料,阿爺亮劍要訂立港版《國安法》,未來應該還有一段時間發生衝突,其中有幾點值得注意。第一,西方國家已在譴責中國做法,美國隨時會祭出一些制裁香港或中國措施,評級機構也可能調低香港評級,除咗股市港元也會受壓,短期內將會有一股來自西方的衝擊殺到。

  第二,阿爺硬如鐵石,若受到制裁必會報復。在國家總理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內,沒有預測中國今年全年經濟增長速度。熟悉內地情況的高人說,這不但是新冠疫情帶來的衝擊難以估計,而是阿爺預咗與外國「開波」,如果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實施制裁,中國將會反制,如果定出GDP增長預期目標,將會綁手綁腳,不定目標等同「晒冷」,你搞我時我會報復,講明不怕GDP會大跌,這是一種底線思維。

社運難停 美國亦難玩

  第三,大型社會抗爭運動再起。阿爺出招之後,昨日開始有示威抗議。等到美國出招後,相信會鼓動本地抗議運動,大型衝突的陣痛,似乎在所難免,對零售業會造成影響。

  未來局勢會走向兩極。第一,開大。美國認認真真出實招制裁中國,中國以牙還牙大力反制,大撼大,局面極之動盪,不止中港股市,連美股也會大跌。

  第二,開細。特朗普大大聲想借疫情向中國追責,借《國安法》向中國問罪,借機抽水為自己助選。到頭來遇上中國要晒冷時,特朗普又怕股市和經濟跌得太勁影響選情,虎頭蛇尾告終。港股跌一段後就會企穩,不至於會無底深跌。

  你叫我估,我估開細的機會較高,主要是今年11月美國將進行總統選舉,特朗普面對的局限不小。上周五美股持平,杜指微跌8點,只不過是美國未曾出手制裁中國。如果美國真的出手,中國馬上反制,杜指再次跌到熔斷也不出奇,這種中美「攬炒」的結果,特朗普很難承受,他缺乏忍痛的空間。特朗普好難全面同中國博弈,較可能是玩制裁中國講多過做,大力發動香港政治力量上街抗爭,因為打爛香港,美國不傷,在人家的後花園打交,打幾勁都無所謂。

  政治市之所以難炒,在乎從政者一念之間,所以大家都適宜小注怡情,不要去得太盡。

  在這種政治環境下,我對樓市有個預言,可供大家參考。地產股之所以跌得這樣多,主要是因為本地樓價已經很貴,遇到政治衝擊,大家都看淡。香港樓市有一個最大的保底因素,就是香港的土地不足,大家都認為樓市即使跌,也不會跌到哪裏去,當樓價下跌一成,用家就會入市吸納。不過要小心這個假設,也會在劇變的政治環境中被打破。

內地撥地 供應大增

  最近港區人大代表鄭耀棠,在接受內地媒體訪問時表示,他提出建議中央參照澳門的「橫琴模式」,由內地在香港鄰近地區撥地予香港,建立新社區,建議首階段土地面積為30平方公里,可容納60至70萬人口。30平方公里是甚麼概念?政府正在搞的「明日大嶼」填海計劃,面積是1000公頃,等於10平方公里。鄭耀棠這個建議,首階段就等於三個「明日大嶼」,當中除了建住宅,還有商業樓宇,帶動本地高科技產業發展。

  所謂「橫琴模式」,就是中央此前把珠海連接澳門的橫琴地區撥給澳門,在當地實施澳門法律。橫琴島南北長8.6公里,東西寬7公里,可供開發土地面積約60平方公里。另外,民建聯日前提出類似建議,在珠海桂山島附近水域填海建造香港城,建議提供10平方公里土地供香港使用,等於一個「明日大嶼」。

  中央希望徹底解決香港問題,訂立國安法是一手硬的,不排除有另一手是軟的,解決香港房屋問題,可能就是其中一個重要的軟功。香港搞「明日大嶼」一拖再拖,立法會連此計劃的前期研究撥款仍未批出,到建成樓宇,可能要十幾二十年之後,遠水不能救近火。

  如果內地能夠撥出土地或協助填海,可能四、五年已經可以提供單位給香港人入住,而且建造成本遠比香港低。我認為內地撥地或幫香港填海,製造大片土地機會不低。這將大量增加香港土地供應,一下子解決香港土地不足問題。香港市區樓價現時呎價高達兩萬多三萬元,新界樓也要過萬元,在這些新填海區,樓價可能只是三幾千元,同時也可以提供大量公屋,幫助大量港人上樓。千萬不要以為這些地方距離香港會很遠,如果在珠海附近填海,一條路接上港珠澳大橋,已有完善交通配套,未來還可以興建鐵路搭上主幹線出中環。

  香港的高樓價猶如建在浮沙之上,經濟咁差來已有跌價壓力,主要靠土地不足支撐。現時政治動盪,已對樓市造成根本性衝擊,如果再有大量提高土地供應的方案,樓價將面對更大下行壓力。總括而言,我不太看好香港樓市,覺得地產股會有壓力。尚幸香港很多地產公司沒有借貸,有充足現金,即使有大風大浪,也可以捱得吓。不過,如果近年有大量投地的發展商,揸了貴貨,就有排才消化得到,香港地產股還是不太適宜作長線投資。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