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避開銀行及高借貸股

        港股上周五有驚無險,因為上周四美股杜指急瀉1800點,令人害怕港股亦會崩盤。港股上周五早段曾跌585點,低見23895點,其後內地A股跌幅收窄,恒指收市只跌178點,收報24301點,後來美股杜指上周五亦反彈477點。

  近排港股有點與美股脫鈎的狀況,美股大升或大跌,港股都跟不足。要小心本星期開始踏入6月下旬,《港區國安法》會出爐,美國要制裁香港的陰影,會為港股帶來壓力,將令港股可能有較深調整。可以等港股插低時候低吸納。

  講到美國制裁,美國財長努欽聲稱,總統特朗普要求他領導的資本市場工作小組,回應香港實施《港區國安法》的方法。努欽提到兩個方向,一個是展開終止香港的特殊關稅地位程序,其中考慮限制美國資金經由香港流動;另一個是保護美國投資者,不會因為中國不遵守美國會計準則而受到影響。

重手制裁 美國亦傷

  對此財爺陳茂波表示,美方當然有權不讓香港採用美元結算,但香港作為全球第三大美元外匯交易中心,金融市場互相連繫,美國金融投資機構在香港有龐大利益,香港打個噴嚏,對美國也會有影響,如果美國動輒做這些事情,會動搖人們的信心。

  努欽講到要限制美國資金在香港流動,好像很可怕,但市場卻好像毫無反應,似乎大家都斷定特朗普,不敢作出這些核彈級的回應。另一方面,美國有150個共和黨議員提交報告,要制裁包括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韓正、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和中聯辦主任駱惠寧等處理香港事務的官員。制裁相關官員即使實行,也沒有甚麼真正阻嚇作用,當然如果高官們,在美國有資產或者有子女在美國讀書,可能會比較「頭痕」。

  如果美國真的出重手制止資金流入香港,可以採取制裁中間機構的做法,例如制裁和香港交易的銀行,理論上會造成較大影響。當年美國宣佈制裁俄鋁(486),俄鋁在香港上市,當美國宣佈制裁俄鋁時,本地證券行和中資銀行照做俄鋁股票買賣,但美資銀行和一些國際銀行,馬上停止幫客戶買賣俄鋁股票,就算客戶在銀行有俄鋁股票,也不肯代客沽出,因為美國銀行或在美國有龐大生意的金融機構,都害怕美國制裁。

  如果美國不想資金流入香港,透過控制金融機構是可以達成這個目標。但正如財爺所講,美國一旦採取這樣嚴厲的措施,在香港營商的美資銀行及金融機構會首當其衝,因為馬上不可以調錢到香港做生意,最後只能放棄香港這個市場,她們受到的損害會相當大。所以我很懷疑,努欽號稱制止資金流入香港的舉措,究竟會有多認真?

  另外,也有人提到美國可以制止香港做美元結算,以衝擊聯繫匯率。大鱷巴斯聲言會用200倍槓桿賭港元脫鈎,又話港元與美元脫鈎會大跌40%。但事實上,香港以至中國已累積合共1萬億美元以上的外匯儲備,對沖基金這樣高借貸,還盲目衝擊香港,無疑是以卵擊石。美國透過SWIFT(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這個結算系統去制裁香港,的確可以做得到。

  SWIFT是國際銀行同業間的合作組織,成立於1973年,全球大多數國家大多數銀行已使用SWIFT系統。SWIFT的使用,使銀行結算提供安全、可靠、快捷、標準化、自動化的通訊服務,從而大大提高銀行之間的結算速度。我們做國際匯款時使用的SWIFT code,當資金在國際流動時,便需要透過SWIFT系統對付。美國早前制裁伊朗,就是禁止伊朗使用SWIFT系統,其後歐洲急急成立自己的結算系統INSTEX,以歐羅為基礎去維持與伊朗的國際金融交易。

港美息差 吸引外資

  和制裁伊朗同樣道理,如果美國透過逼令SWIFT系統制裁香港,由於主要銀行自己不想被美國制裁,就要服從於美國制裁香港指令,香港便不能再使用這個系統,做國際美元交易結算,要轉去例如INSTEX的其他系統,又或者透過有從事國際業務的中資銀行做交易。特朗普這種「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行事方式,相信會同時制裁所有幫香港處理資金的中資銀行。但如果去到這種地步,等於全面制裁中國,中國必然會提出反制裁,美國同樣會很傷。所以,我對美國會否出到這種核彈級數的制裁方式,抱有相當懷疑態度。

  近期不斷有資金流入香港,港匯持續走強,於7.75港元強方兌換保證水平徘徊,金管局上周六再承接1.85億美元沽盤,釋放14.34億港元,上周一起金管局已七度入市,共沽出超過190億港元。資金持續流入,主要是港美有0.5厘息差,要資金停止流入,港美兩地息差起碼要低於0.2厘。自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共有等值逾1.2萬億港元流入香港。我們見到銀行體系共有1200多億元結餘,另外的1萬億元就被香港金管局發行的外匯基金票據吸收,至今仍維持差不多水平。

  如果有人狙擊聯繫匯率,令聯匯跌至弱方保證的7.85水平,金管局要買入港元,沽出美元支撐,首先會吸盡銀行體系結餘,之後金管局還有之前發外匯基金票據的1萬億港元子彈。由此可見,支撐港元的「咕臣」,除了銀行結餘的一千多億元外,還有一萬億元作後盾,當這一萬多億元流走,香港才需要動用外匯家當反攻。

  簡單來說,香港口袋其實相當深,狙擊港元不是講得那麼容易。好像巴斯去年五月已開始唱淡港元要脫鈎,不過過去一年毫無成果,借美國又話制裁香港,就再唱淡多一次,反正唱淡又無乜成本。

  從正路估計,我覺得美國要制裁香港,有七成機會是虛張聲勢,因為美國真的制裁香港,美國與香港同樣受損。另外三成機會是擦槍走火,例如如果特朗普兵行險着,借搞香港博支撐選情,就算同時會損害美國長期經濟利益,特朗普也可能會做。所以,香港不能夠不提防萬一出現這種情況,並要知道如何應對。

經濟脆弱 銀行受壓

  另一個困擾全世界的是新冠疫情反彈,這對環球經濟復甦造成很大不確定性。最近聯儲局向美國國會提交半年一次的貨幣政策報告,當中有一些觀點值得注意。聯儲局認為金融部門的脆弱性,近期非常嚴重。疫情帶給家庭及企業重大壓力,並輻射到銀行,一些小企業和高槓桿企業,可能需要永久關閉或宣佈破產,對生產力造成持久影響。聯儲局表示,將會使用所有工具去支持美國經濟,以應對目前挑戰,又警告美國經濟復甦之路,可能會很漫長。

  聽完聯儲局咁講,千萬不要以為儲局已經黔驢技窮,剛好相反,在無限量寬下,還有相當多手段去支撐美國經濟,例如聯儲局在三月時承諾購買公司債,以支撐債務市場和企業借貸能力,但聯儲局至今還未出手購買任何公司債,意味公司債仍有市場,未到溶解的時候,還未到聯儲局出手托市的時候。

  不過聯儲局的警告,預示無論是銀行股以至於借貸高的股份,如今仍然高危。最近與一個有管理家族資金的大戶談起,他問我上周五滙控(005)跌到37.3元,現時是否買得過?我覺得滙控走勢極其肉酸,要留意滙控能否守得住35元的近期低位,如果守不住,恐怕要下試30元關口。滙控積弱是有原因的,第一是歐洲央行最近再提出警告,勸喻區內銀行下半年都不要派息和回購股票,以保留資金應付突發狀況,換言之,不要指望滙控今年會派息。究竟滙控明年會否派息?要看疫情能否穩定下來,經濟能否復甦。如果疫情反反覆覆,經濟不能夠全面復甦,歐洲銀行不能夠派息的時間,可能較大家想像中要長。

  第二是低息環境,聯儲局表示到2022年前都不會加息。低息環境對主要賺息差為生的銀行極其不利。所以,預計滙控在中期都會跑輸大市,會差過盈富基金(2800)表現。未來可以令滙控轉勢的條件,是明年會否恢復派息,以及聯儲局何時開始加息。比較兩者,後者更為重要,估計要到美國踏入加息周期後,滙控股價才會展開一個見底向上的上升周期。所以在此之前,不用急於買入銀行股,不要見低便溝,小心會愈溝愈淡。當然不是說滙控不會回升,假若疫情平復,香港政局穩定下來,大市水漲船高,滙控也會表現好一些,只是要小心的是,滙控可能會有段長時間,表現跑輸大市。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