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弱美元的世界

        港股上周五回吐,恒指跌482點,跌幅1.8%,收報25727點,回落到26000點樓下,恒指目前走勢仍然健康,或許還會回深一些,回到接近25000點,但調整後相信仍會向上。內地股市方面,上證指數上周五收3383點,跌幅2%,與恒指相若。當日內地有很多傳聞,如基金減持等,其實內地股市短期升幅過急,回吐也很正常。內地股市由六月底一浪急抽而上,升勢過於陡峭,應會有較深回吐。另外美股杜指上周五回升369點,升幅1.4%。

中資股牛 本地股弱

  港股未來走勢應該還是跟隨內地股市為主,內地股市像一隻小牛急升,香港股市卻出現兩極走勢。本地股因第三波疫情爆發影響,短期無運行,中資股則跟隨內地走勢,仍是一個牛市趨勢。

  港股與內地股市造好,一個主要因素是資金流入。據美銀報告顯示,上周有294億美元流入貨幣基金,178億美元流入債券基金,62億美元流入股票基金,24億美元流入黃金基金。當中有61億美元資金流入投資中國基金,是2015年7月以來新高,亦是歷來第二高。整體而言,流入股票基金數字不算多,但已令人憂慮會否重演2015至2016年的泡沫狀況,當時上證指數在很短時間內,自高位急挫超過40%。

  在2015年股災前,上證綜指衝破5000點,現價只有3383點,而美股早已創新高。如果看中國傳統行業大股,相對環球股市,一點也不過熱。當然,上證指數反映不到新興股和藥股走勢,那些股份的確有相當熱度。但比較中外科技大股,美國的FAANG五大科技龍頭,當中有兩間超過1.5萬億美元(約11.6萬億港元),一間超過1萬億美元(約7.8萬億港元)。而在香港上市股王騰訊(700)現價市值52219億港元,阿里巴巴(9988)市值則為54813億港元,與美國同業市值仍有很大距離。若論過熱,美股比中資股嚴重得多。換句話說,只要美股特別是科技股未爆破,中國股市較難單獨爆破。

總統亂搞 儲局印鈔

  如今全球被美國狂印出來的資金浸住,美國疫情嚴峻,美國政府正處於一個半放棄狀態。上周六美國單日確診61719宗,排第二的巴西單日確診39023宗,美國再任由疫情擴散下去,單日確診數字很快會去到8萬宗,即美國一日的新增確診宗數,等於中國所有累積確診宗數。

  美國疫情走勢亦影響到經濟重啟,令聯儲局別無選擇要繼續瘋狂印鈔。特朗普總統對於抗疫,採取一個半放棄態度,甚至把經濟重啟變成他的選舉策略。他最近指令相關部門,對留學生政策發出最新通告,在下一學年,如果美國學校完全使用網上授課,該學校的留學生將不獲發美國簽證,即使現在美國逗留的留學生,也會取消簽證,要他們馬上離開美國,意思就是逼令學校恢復面對面授課。

  在香港,疫情稍有風吹草動,就算一日新增幾十宗個案,全港學校就要馬上停課,美國單日新增個案超過6萬宗,總統卻迫令學校一定要面對面授課。美國這種情況,我們難以想像,而且相當不理性,但正在美國發生。背後原因是特朗普認為,反對重啟的是民主黨州長,所以他要把重啟當成政治議題,在他能夠控制的範圍內,逼令美國重啟。

  由於決定是否停課是州長權力,發出簽證則由聯邦政府掌控,他逼不到州長叫學校復課,便透過取消留學生簽證,迫使學校復課。由於留學生是美國很多名校的主要財政來源,此舉是透過扼殺學校財源,來逼令其復課。整件事不是從抗疫角度考慮,而是為玩政治而出招,客觀上令美國抗疫工作事倍功半,結果也只有一個,就是美國疫情失控、聯儲局要硬住頭皮繼續大力放水支撐經濟。

羅奇預估 美元大跌

  前大摩策略師、耶魯大學高級研究員羅奇估計美元在明年底前會急跌35%,主因是美國儲蓄率低、新冠肺炎疫情加劇、政府財赤和經常帳赤字進一步擴闊所致。羅奇說,美國首季儲蓄率只有1.4%,是1960至2005年平均7%的五分之一,首季數字還未反映美國受疫情打擊前的情況,便已經這樣低,未來美國儲蓄率不排除會出現負數,即美國人不但不儲蓄,還會花費積蓄。

  另外,今明兩年美國經常帳赤字預計佔GDP的14%,未來更會走上高位,拖累美元表現。羅奇說,美元在1970年和2000年曾出現過兩次30%跌幅,如果今次繼續下跌,將有利歐羅和人民幣表現。他認為即使美元急跌,也不會影響其環球儲備貨幣地位。他指美元在環球央行的外匯儲備比例,由2000年時的70%,降至目前少於60%,排第二的歐羅僅佔20%,他認為美元儲備貨幣地位不會改變。

  這次羅奇對美元下跌講得更具體,料一年半內美元會跌35%,他詳細分析種種理由會令美元失去支持,導致匯價下跌。美元下跌趨勢其實已經形成,看美元兌六隻主要貨幣匯率的美匯指數走勢就知道,美匯指數因為全球疫情爆發造成「美元荒」,在三月上旬一度衝上102.81的逾14年高位。但隨著聯儲局大幅放水,美匯指數迅速回落,上周五報96.66,在不足四個月內累跌超過3%,已跌到保歷加通道底部。

人仔破七 有力再上

  上周四美元兌人民幣下跌,人民幣大漲314點子,事隔四個月,人民幣再度突破7算和6.99兩大關口。上周五人民幣略為回落,兌美元報7.0071,微跌0.3%。人民幣最近走勢強勁,主要受惠美元兌環球貨幣走弱,估計未來人仔還要再上。另外港元亦強勢,港元兌美元匯價多次觸發7.75的強方保證,令金管局要連番入市買美元沽港元。上周四在歐洲時段,金管局向市場沽出134.08億港元,成為今年以來最大單次入市,令銀行體系總結餘將在13日增至1782.97億港元。換言之,在過去一個多月,香港湧入等值超過700億港元的美元。美元下跌這個宏觀大趨勢,對香港及內地投資市場有重大影響。

  美國不同政黨執政會影響匯價,民主黨上台,傳統上會採取平衡預算的做法,即減低軍費、減少財赤、減低貿赤,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在民主黨總統克林頓任內,美國曾經出現過預算平衡,是沒有赤字的年代。當時美國赤字減少,美元匯價一路上升,美元匯價累升一段時間後,就對亞洲新興國家造成壓力,因為新興國家很多會借美元,當美元匯價低殘,息口又低的時候,借美元是很愉快的經歷。但到美元匯價回升,利息又上升時,本國貨幣下跌,便變成一股逆風,那時亞洲新興國家債務上升之餘,利息支出沉重。對沖基金見到美元上升亞幣積弱,便會狙擊亞幣,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就是這樣產生。

  反之,到美國共和黨執政,由於共和黨人窮兵黷武,出兵海外,大增軍費,通常會令財赤上升,結果會出現弱美元狀況。弱美元有利美國出口,美國經濟會比較好,共和黨也樂於使用這種策略。特朗普大灑金錢的政策,就令弱美元趨勢更為明顯。他最新口號是對受到疫情影響的失業人士資助,一定比民主黨人建議的多。由於特朗普是總統,他可以掌控政府政策,他想派多少錢都可以做得到,這將令美國財政赤字大幅飆升,再加上疫情影響,令聯儲局要無限放水,弱美元便成為一個大概率事件。

炒中資股 回吐吸納

  美元轉弱,加上大量資金外流湧入亞洲,特別是中國市場,香港都會受惠。中國股市這一輪升得厲害,或許會有調整,但中期弱美元走勢持續,資金湧入會令資產市場有良好表現。在資金流入時,中港股市都易升難跌,所以不能預計中國股市這麼快會爆。

  在香港上市的中資股,由於公司盈利是人民幣,人仔匯價上升,轉成港元的每股盈利會上升,會拉低市盈率,增加對投資者吸引力。未來投資策略也比較簡單,在弱美元前提下,加上香港再爆疫,避開香港本地股份,買中資股成為唯一策略。港股本周可能會跟住內地股市調整,到跌得深一些的時候,也是吸納中資股甚至較熱門中資科技股的好時機。大放水加弱美元,最好炒的應該是中資股。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