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望美國選舉打卦

        上周五港股微跌75點,收報23235點。雖然大市只跌0.3%,但市場氣氛較弱。很多之前有較多資金炒作的股份,都回吐得比較急,例如中國鐵塔(788)上周五跌2.2%,收報1.31元,創一年低位。之前炒過一段的軍工股亦表現不濟,中航科工(2357)上周五跌1.2%,收報4.2元,有跌穿50天線風險。比較受追捧的個人電腦股聯想(0992)上周五高開,見過5.3元後急速回吐,一度低見4.95元,收報5元,全日跌3.9%。炒股遇着逆風時,只能嚴守10%止蝕。

  雖然恒指上周五未見大跌,但之前有較多資金炒作的股份卻下跌,感覺不太良好。散戶焦點仍是滙控(005),滙控上周五一度失守28元,低見27.9元,收市略為回穩,收報28.2元,跌1.4%,繼續跑輸大市。

  銀行股走勢差劣,渣打(2888)跌1.6%,收報34.15元,仍在一年低位徘徊。恒生銀行(011)較好,上周五反彈1%,收報112.2元,但整體走勢仍是很弱,這兩日從一年低位110元反彈,反彈力度也不強。滙控真的是散戶心中的不死神股,無論滙控跌得如何,總有很多散戶想買。

無息收無謂死買

  我有不少退休朋友來電查詢,他們想把組合內股票沽出改買滙控。我問他們想沽甚麼股,發現他們想沽的太多數是有息派,甚至派高息的傳統大股,想買滙控的唯一原因是「股價便宜」。

  不少退休人士60、70元買了滙控,如今想買多一些「平貨」溝淡。溝淡是散戶常用招數,但我最不喜歡。因為溝淡動機,只是見到現價比之前買的貴貨便宜,沒有經過認真分析,只為拉低成本就買入。買股不要受股票過去價格所影響,買股票要分析當前經營狀況。如果是「投資的我」,要看滙控生意如何,是否值得長線投資;如果是「投機的我」,就要估計滙控會否在短期反彈。當然「投機的我」需要定止蝕例如10%,你想博股價會反彈10%,於28元買入,升到30.8元就走人;如果看錯跌到25.2元就打靶。

年紀愈大 難承風險

  很多散戶根本分不清投機和投資區別,見到股價跌就認為股價已見底。判斷股價升跌時,合理表述是講出一個機會率。你問我滙控見底未?我認為股價跌得多就會反彈,但彈完後可能會再跌,已經見底機會頂多是五五波,我甚至估計未見底機會高於50%。

  對於買滙控,我有幾點看法:第一,以機率而言,除非你是短炒,作為長線投資者,看派息或經營情況,滙控未見底機會較高,雖然短期跌得多可能會反彈;第二,風險承受能力,買滙控既然不會sure win(贏硬),當中有一定風險。那麼就要看不同人投入注碼和承受風險能力。假設承受風險能力最高是10,最低是零。如果你是一名剛剛大學畢業出來工作一兩年的年輕人,積存了一、兩萬元去買股票,風險承受能力應該是10,因為即使輸清,返工一年半載,又可以蓄到一、兩萬元本金;但如果你60歲已經退休,拿大部份退休金去投資,可以承受風險可能低至3,因為你已經沒有收入,本金輸了就沒有了。如果你是70歲以上的話,風險承受能力會降低至1或零,最好是甚麼風險都不要冒,因為若然買輸,令到本金大幅減少,將會直接影響往後生計。

  現實上年輕人不會喜歡買滙控,只會炒作科技股。喜歡買滙控的,主要是中老年人,因為他們腦海中仍殘留滙控140元記憶,當年總是「聖誕鐘,買滙豐」,只會買貴不會買錯。受這些殘留記憶影響,就會覺得滙控現時股價很便宜、很抵買。我奉勸長者,滙控現時風險仍高,還是忍忍手比較好。是否買滙控除了客觀因素,還有主觀承受能力問題。當然等到滙控恢復派息,特別是聯儲局開始加息,滙控作為一間環球銀行,投資價值又會重新浮現。那怕到時股價不是28元,可能是40元,但風險反而細很多。

  滙控最大問題是不派息,英國政府認為英國脫歐和新冠疫情,會對銀行業有很大衝擊,強制當地銀行不派息以保留資本,渡過危機。究竟滙控明年能否恢復派息,也只是五五波。

基金經理 心態保守

  退休人士揸着一個投資組合,主要靠派息過活。例如揸着500萬元股票,平均有5厘年息,一年就有25萬元,每月有兩萬多元,作為生活費,對一個退休人士,已經相當不錯。但突然間有某隻股份不派息,利息收入大幅縮水,生活就會受到影響,可能要變賣部份股票去填補收益。股份不派息令股價下跌,還要低價沽貨,這就形成一個惡性循環,令投資組合本金不斷減少。這也是為甚麼年長者最「棹忌」的是買到一些不派息的股份。對退休人士而言,這些股份無得守。

  回頭來看股市大勢,比較受美國影響,而影響美股的,除了疫情和經濟復甦問題外,還有美國的總統選舉。美股升幅已巨,基金經理本來已窒手,再加上還有一個月多一點就總統選舉,搞到觀望態度好濃,點解唔睇埋選舉結果先下注呢?

  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董事、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陶冬認為,五周後美國總統選舉結果,可能對未來股市走向具有重大影響,上一輪美股牛市就是從特朗普當選起步。機構投資者愈來愈擔心權力交接未必順利,選舉結果可能不是選舉日出來,而可能要等「選舉月」結束。若特朗普當選,一般被認為對股市友善,若拜登當選,可能針對能源部門增稅,並試圖打破科技巨頭壟斷。

  陶冬認為,這次選舉不僅需要看白宮是否易主,更要看國會參眾兩院花落誰家。如果共和黨取得橫掃勝利,拿下總統選舉並同時奪得參眾兩院,市場會最感興奮。如果特朗普當選,但是參眾兩院依然兩分天下,股市會相對平穩,滯留在金融市場的游資可能逐步進入股市。如果拜登當選,但是國會兩院分庭抗禮,則市場小跌。如果民主黨一舉拿下白宮和兩院,則不排除市場出現強烈負面反應。

  陸羽仁就認為,雖然民調顯示拜登略為領先,但特朗普支持者投票意欲較強,這場選舉頂多是五五波。即使特朗普落選,共和黨仍有機會保住參議院控制權,共和黨全輸機會較少。惟特朗普如果不接受選舉結果,出現亂局的話,將對股市很不利。無論如何,美國總統選舉都會對大市徒添壓力和變數。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