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政治偏好 仍防缺水

        港股上周低位反覆,兩日大跌指數插穿25000點後反彈,最後一個交易日上上落落,全日低收7點,報25407點;國指收造8957點;科指周內曾創新低後回升,收報6322點。市場氣氛偏向審慎,北水連續三日流出,單計最後一個交易日合計淨流出34.4億元,大市當日成交僅1289億元。                                

  恒指上周五個交易日三跌兩升,缺乏重大消息,外圍主要觀望美國貨幣政策。聯儲局主席鮑威爾上周維持「鴿派」立場,指收水非加息,暗示不急於加息,再送美股一程。在長債息急跌下,美股三大指數彈升,納指及標指創新高。杜指收市升242點,收報35455點;納指升183點,收報15129點;標指升39點,收報4509點。金價亦受消息推動,重上1800美元一盎司。

鮑威爾放鴿美股又新高

  在鮑威爾開金口前,多位儲局行長倡議減少買債,令他的發言額外受到重視。不過,從偏向寬鬆貨幣政策的財長耶倫傳出傾向支持他續任,鮑威爾力排眾議放鴿就不令人意外了。

  港股一度探底跌至今年低位,中環茶友問25000點水平的大市算不算平?是否有投資價值?這個問題有兩面性,從估值來說,這個水平的港股就算不是平,起碼不算貴,特別是如果中美關係有改善,香港的政治高溫退燒,這對經濟和投資有利。

中美近日相對平靜

  上個星期,陸羽仁提到人大突然押後把《反外國制裁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令緊張的政治氣氛出現轉變。過去一個星期,美國對大陸的施壓似乎略為紓緩,這從美國政府叫情報部門提交的新冠病毒溯源報告無料到,以及傳出考慮延長防疫品進口免稅嗅出一點緩和訊息。

  中美關係的緊張氣氛降溫,一大可能與阿富汗局勢有關。上個星期,阿國首都喀布爾機場出現恐怖襲擊,造成十幾名美國海軍陸戰隊死亡,總統拜登氣急敗壞表示不會放過兇手。美軍倉皇辭廟搞出亂局,令民主黨政府民望大挫,現在還弄出美軍遇襲死亡的新聞,就變得特別礙眼。拜登揚言不放過兇手,但可以怎樣,用無人機炸死一兩個伊斯蘭國分支頭目,就算有體面交代?要不莫非可以再派美軍到阿富汗呢?所以如果能夠協調北京盡快冚低阿富汗的火,對民主黨是最現實的選擇,若然這個估計無錯,未來中美會有一段停火時期,這會有助提高港股的估值。

  從地緣政治角度股市有利好的趨向,兩面性的另一面是美國收水步聲漸近。現時美國聯邦儲備局正在玩「唱雙簧」,一邊由鷹派理事高唱要收水以至加息的調子,主席鮑威爾則採取相對鴿派的姿態。有人會問,「唱雙簧」背後實際搞邊科?                                                                

儲局又鷹又鴿唱雙簧

  美國放水成癮,經濟與股市已經對低息興奮劑倚賴成癮,要戒絕不容易,若然斷癮太快隨時造成休克,所以只能慢慢調整,先從心理預期著手,再慢慢落藥。美國的底子在長期依賴低息下早就掏虛,承受利率上調的能力有限,只怕收水或加息不久,經濟就會滑入衰退,屆時又要研究救市方法,這種經濟頑症基本上無得斷尾,只能靠印鈔票苟延殘喘,聯儲局的工作就是一面印鈔,一面出口術保住國際對美元的信心,所以儲局要又鷹又鴿大搞變臉,央行行長話不急於收水,皆因知道經濟底子弱,怕股市聞風而倒引起負財富效應。然而,美國負債太高,愈來愈多國家以至個人質疑其償付能力,印鈔能力受到的牽制愈來愈多,就算未來不會大力收水,但再放水的能力成疑,對習慣依賴大量平錢撐住的金融體系,即使只是欠缺新水撐住,可能已經構成問題。

  儲局官員各自扮鴿扮鷹,但大勢是放水太多難以持續,未來點都要閂點水喉,這對依賴資金撐起的科技股是不利因素,所以科技股仍然有壓力。上星期,中港科技股在反彈市中曾經領軍,但不排除是技術性反彈。上周五大型科網股阿里巴巴(9988)又再尋底,收挫4%,報155.9元,領跌藍籌股,聯同齊低收的騰訊(700)及美團(3690)合共拖低恒指共120點。

順勢短炒留意新工業股

  科網股中,京東(9618)宣佈業績不俗,股價揚3%,收報304.8元;小米(1810)走高近2%,收報24.85元。這兩隻股份在科技股中相對算是表現較好,在科技股中相對值得留意,但如果短期炒作,就適宜順勢而行,多留意新能源、碳中和或半導體一類新工業股。另外,波羅的海航運交易所與Freightos推出的全球集裝箱貨運指數(Freightos Baltic Index)最新數據顯示,中美海運價格短期回落一周後,再次突破2萬美元大關,高位徘徊的航運股毋須急於清倉,可分段食胡。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