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High Tea—— 油價再升 阿爺出招對抗限電

        港股上周大上大落,恒指周初跌穿24000點後反彈,收報24837點;國指報8775點;科指則報6206點,全周累計恒指彈262點,國指彈49點,科指累彈105點,港股在美國掛牌的ADR則造好,較香港高逾200點。

  美股走勢與港股背馳,呈先揚後軟,上周五最後一個交易日反覆偏軟,杜指收報34746點,微跌8點或0.03%;標指收報4391點,跌8點;納指收報14579點。總結全周,杜指、標指、納指分別累升1.2%、0.8%、0.1%。

油價18個月由負數飆近80美元

  全球投資市場焦點在美國以至全球會否出現滯脹。美國最新9月非農就業職位增加19.4萬個,預期為50萬個,8月則為23.5萬個。雖然數字可能拖慢收水速度,但市場主調仍然預期美國聯儲局在年底前會減少買債。美國債務到達上限的危機雖然因為暫時撤限紓緩,但對美國放水能力始終形成限制,如果政府無法繼續靠印鈔支撐經濟,物價又因為供應失衡拉高,就形成一個滯脹格局。

  由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以放水應對新冠肺炎帶來的經濟衝擊,但疫情維持的時間超過18個月,西方與病毒共存的策略,仍未足以令經濟全面重啟,物流航運受到嚴重干擾的影響浮現,運費急升,燃油和商品原材料價格攀升。商品價格上升周期通常呈拋物線式,愈後段上升愈急,相當嚇人。在冬季來臨前,原油和天然氣價格持續高企,上周油價經短暫調整後又上衝升穿79美元,直撲80美元心理關口,一周上升4%,幅度急勁。美資大行摩通認為,美股能源板塊有望繼續上漲,未上車者現在進場為時未晚。

  摩通指出,今年上漲50%的能源板塊幾乎是標普500指數同期17%漲幅的三倍之多,但能源股自2014年以來,能源板塊落後大盤183%,仍有機會追落後,反彈甚至將會比其他資產例如上世紀90年代的房地產、2000年代的網絡以及2010年代的金融、住房要更極端且更為顯著。

  去年4月,油價跌至負數,買了期油的投資者要賠錢贖身!當時有無人想過油價可以飆上80美元一桶,油價急升除了因為經濟重啟,油組無意增產及供應鏈混亂外,真正的基本因素其實有限,大跌之後大升的合理解釋就是熱錢太多,於是興風作浪,這類型的資金市一旦形成,動力不易估計,所以不宜貿然估頂。

上游工業股開始感受壓力

  資金推動油價上升,由於能源是經濟活動的重要成本,最終必然會引發物價上升,形成通脹。美國放水救市,財金官員明言容許通脹偏離一貫目標,這個政策方向也引導了資金流入炒作能源和商品。利用溫和通脹打債務持有人「荷包」,本來是財金官員的如意算盤,但這個企圖太過明顯,金融大鱷一舉湧入炒作,造成的後果未必是官員能夠控制,屆時就可能觸發市場大幅波動。上周手機股瑞聲(2018)因為物流干擾和晶片短缺發盈警,翌日沽壓急增挫近13%,收報31.95元,成為表現最差藍籌股;手機同業亦受拖累,類似情況相信不是單一個案。今年初,陸羽仁看好上游工業股前景,板塊之後表現理想。下半年工業股營運環境仍然不錯,外圍需求維持,但原材料供應限制盈利增長,上游工業股有可能進入周期高原,投資者需要提高警覺。

  恰恰與國際油價走勢背馳,內地動力煤期貨上周末急回,每噸價格曾大跌一成以上,煤炭股及電力股捱沽,跌因相信是因為中央出招。兗煤(1171)上周五瀉11%,收報13.62元;中煤(1898)亦大跌13%,收報5.86元;神華(1088)則插7%,收報17.46元。煤價急跌,電力股同樣受挫,潤電(836)急瀉12%,收報19.4元;大唐發電(991)亦下挫9%,收報1.42元。

國務院會議提出煤炭「六保」

  上周五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其中一項重要議程,就是進一步部署做好今年冬季至明年春季電力和煤炭等供應。會議強調,保障能源安全、保障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是「六保」的重要內容,要發揮好煤電油氣運保障機制作用,有效運用市場化手段和改革措施,保證電力和煤炭等供應,當中包括優先保障民生。

  「六保」中提出要推動重點領域實施節能降碳改造,在主要耗煤行業大力推進煤炭節約利用,借此糾正有的地方「一刀切」停產限產或「運動式」減碳,反對不作為、亂作為,主要產煤省和重點煤企要按要求落實增產增供任務,在中央出招之下,媒炭和電力股價格應聲下挫,但對新能源股則有正面作用。另外,中央亦開放電價加價上限至20%,令電企加價空間擴大,不致因為怕煤貴電平會蝕本而減少發電。

利息鞭子抽擊將造成劇震

  能源及原材料價格上升催生通脹,成為經濟及投資環境的不穩定因素。中西政府應對方法不同,內地傾向以行政管理調控,這些調控手段未必一時間就成功,特別是商品屬國際性市場,不是一地一國可以單獨左右,但內地政府對管控一日不成功一日不放手,煤炭商品股跌後可能會回彈,但政策因素影響會逐漸明顯,阿爺一方面要煤企增產,另一方面要電企發電,會有紓緩限電的效果。

  反觀西方政府相信以市場手段應對,價格周期更長,波動性更大,油價運輸等生產成本上漲,通脹來勢會加猛,甚至可能變成兇惡的滯脹怪獸,央行和財金官員操控難度不斷提高,如果利息鞭子一旦要加力抽擊,市場劇震就變成不可避免。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