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里山——紫黃毒藥,臨宮兌口休嘗

  今年初已在本欄用玄學角度推算會在三月五日後便會出現另一個疫情高峰,當時我的推論是如果今次病毒是由東面的流年五黃被引動而爆發,我在年初寫稿的時候疫情已開始受控,但因為西曆三月五日的流月和流年同是七赤入中,九宮字字年月相同,東方的五黃力量數以倍增,所以一直擔心會有高峰出現,已不停提醒大家先把家居擺置做足功夫。踏入三月初後,全球疫情再爆發,而香港因輸入個案大增,變得人人自危,全球的受感染數字大幅飆升,實在比早一個月更見駭人。從理論看,過了四月中,香港疫情高峰過後會穩定下來,大家同心協力一齊用各種方法抗疫,中國的玄學真的博大奇妙。

  今期完成福慧精舍的個案,周末希望有時間到大埔富亨邨研究另一集體感染個案。福慧精舍絕對是一個非常不幸的例子,希望往生的能得彌陀接引早登極樂。而正在治療的病患者能早日康復。精舍這個個案是我見過其中一個在風水學上最明顯的一個案例,而且在學理具很大啟發性。單位形理長期受煞,當時間上遇到極凶的星辰,一發難於收拾。這例在風水學上引證了幾個百年一直存疑的問題,此例只要用五運庚山甲向,便一目了然。如用當元當運或取其他方位做坐向,問題便不能看到出來。

  最後如明白玄空盤理的讀者,看了單位大門的方位,會更嘩然。單位門口在西面為,此宅西面兌宮五運盤的星數為五九七的組合,在飛星賦云:「紫黃毒藥,臨宮兌口休嘗。」而最巧合的是大廳電梯口在單位的酉辛方。山星九為紫,向星五為黃,運星七為兌,而且兌宮即西方,流年流月九紫飛臨,被電梯門和宅內的燈火所催動。

  懂玄空的讀者看完我的分析應該心裏發毛。大家會問西方的流年九紫星不是大旺嗎?清代沈竹礽先生已清楚留下秘訣,「向不當旺,旺客加臨之咎。」當向星不當旺,而有旺星飛臨,如此例向首同時受煞,所以有咎。看完此例自己已無話可說,希望疫情早日消除,大家過回從前快樂的生活。

林國誠


hd